图个乐

【SPN】【SD】At Dusk

给阿京的生贺><

写的是老年的SD

原梗来自于之前在微博上看到的猎户兄弟

第三人视角:D

===================================


“Hey,我是Sam,这个老家伙是Dean。Sam and Dean Winchester,我们是兄弟。”这是Sam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我至今还记得。

“Bitch!你在说谁老家伙呢?!”接着我就听到Dean嚷嚷道。

噢,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Simon,是个摄影师。呃,好吧,算是个业余的。不过为了能拍出更好的照片,我倒是到处去游历,偶尔会将自己的作品投到杂志上来换取一些名气和费用。

好吧,回归正题,这次的主角可不是我。

今年夏天,我偶然来到了一个农场。

这本来没什么好奇怪的,但让我惊讶的是,这个农场的主人居然是两个老人!而且他们并未雇佣任何人,全部事情都是由他们自己打理。

说实话,如果Dean能看到我称呼他们为老人一定会冲我咒骂一通的。他们已经70多岁了,看起来却和60多似的,想象一下他们年轻时是多么健壮吧!

我可真喜欢极了他们的农场,人烟很少(虽然农场外有几户人家,可在农场里只有他们两个人,而且貌似从不和别人打交道),而且风景十分地漂亮,一眼望去全是绿色,还有许多坚持着由春天开到夏天的小花。

于是我恳请他们让我留下一段时间,一开始他们表现出不情愿的样子,我刚刚提到了,他们不怎么和别人往来。但我十分确定留在这里会对我的摄影事业有帮助,所以不断地厚着脸皮请求,并保证不会打扰他们的生活而且会把拍出的照片洗下来给他们作纪念,最终他们总算是同意了。

平时他们去干活,我一般都独自一人去摄影,虽然夏日炎炎往往会弄得我汗流浃背,可我并不在意。他们也没有多加叮嘱什么,只说在没有他们带领的情况下不要上山去,其他都随意我了。我也曾想过要帮他们干活,可他们谢绝了我,于是我便再没提过。

在空闲的休息时间我有些无所事事,农场里没有电视,只有一台小收音机,但它往往又是Dean和Sam消遣的方式。Sam说其实曾经是有过电视的,但他们俩觉得看电视太费时间,于是又把电视卖掉了。

如果他们不介意的话,偶尔他们会带我到农场的一些隐秘的地方去。

上帝!每到这时我都要感叹一次从没发现农场还能更加漂亮过!通往那些地方的道路往往都是我经过了却并没有发现的。而那些地方往往盛开着更美丽的花朵,流动着潺潺的溪水,树荫的遮挡不至于这么炎热,简直就是个避暑的好地方!

每当这时我就感慨着早知如此就不自己一个人在农场里上蹿下跳了,应该直接让Sam和Dean带我来这样的好地方的。但说是这么说,我顾忌着他们刚干完活很少敢劳烦他们,平时做的更多的还是和他们聊聊天。

“我们从小就一起生活在这个农场上。Dean他比我大四岁,我们一起生活,一起长大,做什么事都在一起。”Sam是这么说的。

“一直?没有分开过?!”我有些诧异,不禁抬高了声音。

“噢是的,除去Sam成年那会离开家去上大学以外,的确如此。”这时Dean插进话来,语调微微扬高,带着点戏谑。

“Dean,我后来不是又回来了吗?”Sam颇显得无奈。

我不禁有些好笑,想想都几岁的人了,这么些年都这么相处过来,倒有些老夫老妻的感觉了。

后来Sam跟我说,他们家世代为猎户,但Sam不想继承这个家业,于是便自己离家去上大学,直到离开之前谁都没有告诉。为此Sam和他的父亲大吵了一架,然后离家四年没和家里联系。再后来因为某些事情Dean来找他,之后他就放弃了继续读大学的机会。

我问他有没有后悔,他本来有机会摆脱束缚着自己的家业的。Sam笑了笑,说当时也许有点吧,时刻想着回去。只不过后来他想通了,他不会留他哥哥一个人打理着这么大的农场的。

我曾好奇为什么这么大的农场却只有他们两个人在打理,留在那里之后我就更加好奇了。农场的房子很大,有许多的卧室,然而兄弟俩都住在同一间。连我都为他们的简单生活感到惊异了,也没有听他们说有孩子。后来我终于厚着脸皮问了,令我更加惊讶的是,Sam和Dean都没有结婚过!虽然他们现在已经是暮年了,但从他们仍然健朗的身子和眉宇间不失的锐气可以看出他们年轻时一定属于受姑娘们欢迎的那种,所以没结婚真算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可我也不好去问,只能默默地将疑惑留藏在心里。

Sam说原本他们的父母亲戚是和他们住在一起的,但随着时间流逝也就只剩下他们了。他们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上山打猎、砍柴,自己煮饭,日子也就这么过去了。就算有什么困难两个人相互扶持着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噢对了,他们还是野生鸟类护理员,有一次我跟着他们上山,看见他们管理着20个给鸟喂食的盒子!天知道他们是怎么一直这样做过来的!

也许你看出来了,我前面提到的几乎都是Sam。这是因为刚开始我更喜欢和Sam聊天,原因是我在之前和Dean说过几次话,可他都爱理不理的,没几次有回话给我。一开始我觉得他大概是有些排斥我,后来才在Sam和Dean的交谈中发现其实他是话更多的那个,而且也更喜欢调侃开玩笑。我记得有次Dean还想拿啤酒来和我一起喝,被Sam以“这么大岁数的人了就别经常喝酒”为理由拦了下来,Dean甚至还对着Sam翻了个白眼!

时间久了我才看的出来,其实Dean才是可以更快和你混熟的人,相比之下Sam的温和有礼就显得疏离了。

后来Sam告诉我,Dean的听觉神经受到过损伤(而且貌似是为了救Sam导致的,但这似乎引起了Sam不好的回忆,以致他只是含糊带过,而我也没怎么弄明白),所以不和Dean说话大声点他是听不太到的。

噢就是这么个原因,害我还担心自己是不是有哪里做得不对担心了这么久!

和他们相处得越久,我就越觉得他们了不起。别看他们现在安分守己地待在农场上,其实他们年轻时可不这样。Sam说在他的父亲还在世的时候,Dean就是父亲的士兵,说什么做什么从不违背命令(噢我实在无法忘记Sam当时愤慨的表情)。但当父亲离世后,Dean也就放开来了,他可不必像以前那样因为偷偷带Sam上山打猎而受到责罚了。有一段时间他们甚至让他们的表妹Jo留下来看守农场,而两个人开着1967年款的Impala去公车旅行。等到几个月后他们回到农场,Jo的眼神都已经能直接剜死他们了!

“都是这个bitch的主意!”Dean笑着对我说,用手指了指Sam。

“Hey!明明是你唆使的好么?!Jerk!”Sam也毫不留情地回嘴。

和Sam聊天时Sam大多说的都是我所好奇的他们以前的大体生活。Dean可不一样,他可不管你想知道什么,他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比如,他时常向我吹嘘自己年轻时是有多受姑娘们的欢迎(我真的很纳闷为什么他们没有和姑娘结婚!),或者又会说到Sam以前的糗事。他骄傲地说自己是个很棒的猎人,我回答说我知道。他有些惊讶地看着我,而我没再说什么。事实上,在这之前Sam就和我提过了这个,唯一不同的是他用的词是“best”。但从他俩平日里的相处看得出来,Sam可不会直头直脑当着Dean的面轻易这么说的,于是我也乐意帮着Sam闭口不提。毕竟这种话从外人口中说出来也显得奇怪不是。

Dean也没有在意,继续向我说别看Sam现在即使是个老头子看起来也那么高大,小时候就和个豆芽菜似的。他以前可乐意叫Sam“Sammy”或者“Sammy Girl”,或者有时更干脆地叫Sam小娘炮。他还说Sam以前可捅过不少篓子,而Sam那个小混球(原话)把这些事都推给他收拾。他那时可想狠狠地揍Sam一顿!可谁叫自己是哥哥呢?当然现在依然想,因为Sam不给他喝啤酒!

这最后一句话莫名地让我笑得前仰后合。

在我看来Dean和Sam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人,但他们有某些地方还是惊人的相似。比如他们总是乐意于互相揭发对方的短处(虽然这种事情大部分都是Dean在做),却也像习惯了并不生气而是哈哈大笑。再比如两个人对于彼此的信赖与爱......就算Dean再怎么爱调侃,就算Sam再怎么疏离,他们对于对方的爱都是无法掩饰的。毕竟,在经历过了那么久的岁月以后,爱和信赖都已然成了习惯了吧。

说实话我很羡慕他们这种状态,就像做什么事情都不用担心因为你的旁边永远都有一个人。或者又像你做什么都会习惯性地给身旁多留一个位子这样。

在某天的黄昏,我、Dean还有Sam难得空闲地坐在门口看着晚霞。Dean和Sam都各自坐在他们的摇椅上。

那天的天空特别漂亮,应该算是我留在农场时见过最好看的了,像火一样燃烧着整片天空。这才是夏天嘛。

Dean笑着说:“嘿,我一直都说等你老了坐在你身旁摇椅的是我,你看没错吧?”

Sam回了他一句:“你还说会看着我娶妻生子慢慢发福变成个只会对美女垂涎却什么都做不到的老头子呢,这不都没做到。”

的确,不说他们都没有娶妻生子,相比起Dean有些发福的身材来说,Sam的身材算是保持得很不错的了。不过我可不敢这么对Dean说,平时开玩笑叫他“脾气暴躁的老头子”他都毫不客气地骂得我狗血淋透了。如果再说他发福......后果可不堪设想。

他们俩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像是聊了一生也没有聊够。绚丽的霞光映着他们,好似把脸上的皱纹都消去了,好似让松弛的皮肤变回原来紧致的样子。

而他们的笑,把我感染得也开心了起来。

这大概就是真正的幸福。

我什么也没说,我能做的,只是举起手中的相机,默默地把这一幕照了下来。

秋天来临的时候,我觉得自己拍的照已经足够了,也不敢叨扰他们太久,于是便告辞了。他们倒是真心接纳了我,说如果有机会还可以再来农场找他们。

之后我一直忙于其他事情,没有找到时间把洗下来的照片送过去,但我却一直惦记着。

第二年夏天,我终于又再一次回到农场。这次又让我惊讶了一回——农场主居然换了人。

新的农场主是个热情的姑娘。她告诉我,在入冬没多久后,Dean因为染上重疾而去世了。而春天来临的时候,Sam也随着Dean离世了。

不知道为什么,当我听到Sam也随着离去的时候反倒松了口气。

在我看来他们两个就像一个整体,谁离开了谁都不行,那种事情是很难想象的。我反而要庆幸另一个人并没有等待多久。

这是我第一次为我摄影机下的人或事物写下文字,当初我向他们承诺会将照片洗下来给他们留作纪念,可我并没有做到。所以,这篇文章就算是我写下来纪念他们的吧。

天堂里两个人一起作伴也就不孤独了,愿他们在天堂也能一样幸福吧。


评论(1)
热度(13)

© Vino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