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个乐

【SPN】【SD】The night of the monster(Part1)

画家Sam×树灵Dean设定。
OOC有,双黑设定。
脑洞有点大系列【。
未完。
====================


【一】
Dean是夜的怪物,Sam其实一直都知道。

【二】
Sam听见周边有不间断的水声,他的面前是一片很大的湖。
湖水清澈见底,又让人觉得冷冽。里面有许多大概可以称之为“鱼”的生物在缓缓游曳着,月光打下来,使鱼身上的鳞片反射出莹莹白光。实际上即使不借助月光,这些生活在这片奇域的生物也仍显得独特。几近透明的肌骨让Sam能看见它们交错的血管甚至是缓缓流动的血液。
让人忍不住想要去触碰,Sam这么想,而实际上也这么做了。
光滑的鳞片实在说不上能有什么好的触感,但Sam却来不及感受到更多,一丝刺骨的寒冷便迅速从指尖通过Sam被湖水冻到麻木的手遍及全身。
Sam听见有人在无奈地无声叹息,叫了一句:“Dean。”
那分明是自己的声音。
然后他就醒了过来。
早上的阳光真的说不清是好是坏的,它透过Sam昨晚忘拉窗帘的窗户就这么径直而又懒洋洋地洒射下来。这致使Sam睁开眼的时候,兀然觉得刺眼。
Sam将手伸出挡住了妄图照进他眼里的阳光,突然又想起了刚刚的梦。梦里指尖那不舒服的触感以及转瞬而来的刺骨寒冷真实到无以复加,他看着自己的手指,微微动了几下,像是在回味着梦里的感觉。
他想到了Dean。
他在梦境的最后一刻叫着Dean的名字,这让他把梦里那奇特而又吸引人的生物与Dean联想了起来。
不知道Dean的感觉是不是也冰冷得如此刺骨,他突然有点想知道。
Sam起身,脑袋里传来一阵阵痛感,提醒着他刚刚做了一个并不算有多好的梦。他揉了揉因为睡眠而变得乱糟糟的头发走到窗前,窗外钢筋水泥高楼林立,车水马龙显示着现在是个忙碌的时间。人们的生活节奏一直都这么快,每个人都致力于将美好的时间投入到一点也不美好的事物里去,这让Sam觉得惋惜。阳光映在高楼的玻璃上反射出更加刺眼的光,Sam皱了皱眉,把窗帘用力拉上以隔绝了令人不舒服的光源。
然后Sam步入了浴室,在此之前他瞟了眼闹钟。
才八点而已。
离去见Dean的时间,还有差不多十个小时。

【三】
Sam第一次见到Dean是什么时候,Sam自己也忘了。
这貌似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噢不不不,Sam好像想起来了点,其实这貌似也没过多久。
但是实际上,Sam还是记得不太清楚。
不过,管他呢,这又有什么关系。
Sam是一个画家,用他的室友Alter的话来说,搞艺术的人都不太正常。
好吧请原谅他室友的无理,Alter本来就是一个不拘小节的人。不过话说回来,Sam觉得自己其实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人了。
但Alter总形容Sam是“不疯魔不成活”,你瞧,他又不知道在哪里学来这种奇怪的形容词。
“嘿伙计,”Alter这么跟他说,“如果你考虑把追求漂亮东西的变态偏执改改,不要那么艺术家的话,我还是能承认你是正常人的。”
噢天哪,在他室友心中“艺术家”已经成为一个形容词了。
好吧,也大概就在追求美的这方面Sam很执着。毕竟他是画家不是吗,有哪个画家不希望见证到美的事物进而画下他们呢?噢,也许的确有,但绝对不能算Sam一个。
遗憾的是,Sam至今为止还没有遇见能让他真正无比渴望画下的东西。
虽然这有够让人沮丧的,但还是让我们回归正题吧。
唔,那天是怎样来着?
Sam好像是苦于没有写生的地方——之前他一直去的地方居然被围了起来说是要做建筑。
暴殄天物,Sam咬牙切齿地想。
于是他只能带着画板在城市边缘靠近郊区的地方四处游荡。
然后,然后怎么来着?
噢,他四处徘徊了很久,然后莫名其妙地就走到了一个地方。
这时候已经很晚了,太阳就快沉入西岸,只留下一丝光辉气若悬丝般勉强给这世界一点光亮。
现在想想当时自己撼动的心情Sam仍然是记得的。
纵使周围有很多绿叶红花,在仅剩的霞光下映衬出独特的美,但最让人注目的是矗立着的一棵高大的树。如华盖的树冠上覆盖着繁茂的叶子,粗壮的枝干一直往下是蜿蜒的树根,想来这棵树在这里待的年岁可不少了。树根伴着周围的水,纵使看起来很浅却让人觉得难以靠近,说不清是湖中央生长着树还是流水环绕着树。夕阳的余光包裹着这棵树,似乎想让它,不,应该是他染上自己的色彩却没能成功,反而被那阴暗吞噬了去,让人觉得更加心惊。
这些都让这棵树像是有了生命一样,就像是一个人在时时刻刻盯着你,这让Sam有些悚然。
好吧,树本来就是有生命的......Sam不知道该怎么表达,他想他现在是有些错乱了。
但是,Sam不能否认,这个地方是着实的漂亮。即使那棵树让人感到不太对劲,但是这种妖异的感觉让他有种吸引人的该死的好看,说实话最让Sam感到满意的就是那棵树了。
不对,Sam摇了摇头,不该用妖异这么娘炮的词。可他一时也想不起来该怎么描述了。
管他呢,他是画家,卖弄文字又不是他的职责。
日落西山,最后一丝日光终究抵不住黑暗消逝了去。
Sam还不想离开,他抬头望了望,月亮正颤巍巍地挂在天上。很好,凭着微弱的月光,他想他至少还是能将这里探清楚再走的。
噢忘了说了,Sam已经决定让这里成为他新的写生点了,他可满意得不能再满意。
正当他想动身,却听见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声响太大不像是风吹动的声音。他顿住了身,仔细听了听。
是在那棵树的背后,对于Sam的位置来说。
这么晚了除了他还会有谁在这么偏僻的地方?Sam不由觉得鸡皮疙瘩直起,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经验告诉他他的直觉一向很准,可他又无法不好奇起来。
嘿你又不是一个小姑娘,犹豫个什么劲!Sam在心里唾弃着自己。
最终他还是决定去看看,以草地上那些矮灌木丛作遮挡,一步一步移动着。
没走几步就绕过了那棵树,Sam透过灌木丛看向前方。由于被高大的树木挡着,月光几乎都被拒之门外,致使他的前方几乎一片漆黑根本看不出个大概。
也许是自己多心了。
但就在这时,Sam发现在漆黑中有个颜色更深的影子动了动,过了片刻周围突然光亮了起来。
Sam看清了,是两个人。
不,这不应该说是两个人?
但是看上去确实是人的模样!
不要将语无伦次怪罪于Sam,毕竟他眼前的情景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唔,暂且把Sam看到的归于人类吧。
一个人跪在地上,仰着头背对着Sam,而另一个人站着,将手搭在跪着的人的头上。不断有缕缕白光从跪着的人身上流出,绕着站着的人的手臂蔓延而过,围绕在站着那人的身上然后闪烁了几下便缓缓消失,紧接着又是一波上来,整个过程顺畅而美丽,照得四周恍若白昼。那白光似乎是有质感般,Sam说不好那像什么,不过总感觉触摸起来会像是绸缎,细腻而丝滑。它们就像是有生命一般,灵活而自由地跳动。因为站着的人是面对着自己的,他隐隐能看到那人似乎是眯着眼笑了起来,露出满意的表情,这让整个画面显得更加生动,美得触人心弦而又独一无二。整个场景让人觉得如此不真实,也许下一秒就会消逝,因为实在是太过不可思议了。
现在似乎整个夜的中心都在眼前那两个人之间。
Sam第一反应是想把背包里的画具拿出来把这个场景一笔一笔画下来将它们经由自己的手还原出来,手伸到背包里却突然发觉在这个没什么光线的地方想要画画是不可能的。
于是他只能认真看着努力把每个场景每个细节都记在脑海。
他甚至有浑身战栗的感觉,不是因为害怕,是因为激动的感觉已经刺激全身。
感谢上帝,让他能看到这一切。
他觉得自己简直要哭出来了(当然不是软弱的原因)。
他被震撼了。
不不不,用震撼这个词已经完全无法形容Sam的感觉了。
四周静谧得就像一场魔术,而他眼前的景象自成一幅画。
光亮渐渐隐去,最终完全消失,Sam听到了沉闷的一声响,是什么撞击到地上的声音。然后他有听见水花哗啦的声音,树影晃了晃,然后树根居然如同慢慢爬行的蛇开始蠕动了起来!过了片刻,这一切都沦为死寂。
Sam太过于沉陷在刚刚的画面,这让他大脑一片空白,以至于过了好一会才发现不对劲。
发生了什么?
不管怎样,直觉告诉他离开是个很好的选择,可是他仿佛被定在了原地不肯迈动半步。
沉寂了半晌,就在时间快要停止了的时候,一个声音打破了这一切。
“所以little boy,你是不打算走了吗?还是想在原地装死人?”是个有些慵懒戏谑的声音,但足以让Sam觉得好听。Sam猜想他大概就是刚刚那个站着的人。
Sam从灌木丛中走出,但一片漆黑他无法看到对方,这让他有些无所适从,一时间没有回话。
而对方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一个响指,突然亮起了幽幽白光。
Sam在惊讶的同时发现自己和对方只有几步之遥,不禁更加讶异。
在白光的映衬下,他算是看清了对方的样子。是个英俊的男人,眼睛映出光影望着自己,大概也就比他矮上那么一点,除了好看他实在想不出更多的形容词了。这让Sam再次腹诽了一下反正自己不是什么文学家。
对方看到他毫不掩饰的讶异,扯开嘴角漫不经心地笑了起来:“你要知道,我可不是人类。所以这些只是小把戏而已。”
“所以你是谁?”Sam直截了当地问。
“那么你又是谁?”对方似乎不想回答,又反问了过去。
“Sam,我的名字。一个画家。”
“Sammy?Huh?叫我Dean就好。说起来真有趣,你灵魂的颜色可真漂亮。”Dean眯了眯眼,带着居高临下的姿态,用玩味的眼神打量着Sam。
“灵魂?什么灵魂?”这种模棱两可的话题让Sam感到好奇,甚至让他忽视了Sammy这个称谓。
“嘿,你刚刚都在干嘛?我是树灵,需要摄取灵魂维持生命,”Dean抱着双臂好整以暇地望着Sam,然后随意用手指了指旁边的流水,“你很幸运,我已经吃饱了,所以你的下场不会像刚刚那个家伙一样——当然只要你不说出去。”
Sam花了一些的时间来消化Dean所说的。所以Dean是树灵,刚刚在摄取那人的灵魂来得以生存。也就是说刚刚那些朦朦胧胧的白光,就是灵魂了。
难怪有种震人心魄的感觉。
Sam再望了望旁边的流水,看来那里面不知有多少白骨被树根缠绕着永远深埋于流水中慢慢腐朽。
最后他望回了Dean,一副了然的神情。
“你真的很有趣。”Dean看了他片刻,然后挑眉笑了起来,“你是第一个知道了这件事情完全没有害怕的。果然是个奇怪的人。”
更奇怪的明明是你,Sam心想。
事实上Sam并不知道他是不是害怕Dean,他的心思早已被要将他刚刚看到的那美丽的震撼人心的一幕画下来,将Dean画下来充满了。这大概让他觉得他的生命也并不那么宝贵了,对于他来说最宝贵的刚刚已经被他印入脑海。
Dean继续打量着他,再次微微勾起嘴角,这让Sam分了分神:“虽然你很不同,不过我现在可没什么时间。”
Dean说完,突然就失了人影,连带着白光一起。
周围又重新归于黑暗。Dean的离开就像他的出现那么快速而突然,几乎都让Sam怀疑这是他臆想出来的了。
Sam站在原地愣了愣,然后背着背包慢慢摸索着离开。
没有任何恐惧,Sam反而是欣喜着。

-TBC-

评论
热度(9)

© Vino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