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个乐

【SPN】【SD】belong

Sam和Dean的烟花梗
他们不属于我,甚至并不互相属于彼此。
========================

Dean还记得26岁的某一天他望着在副驾驶座上浅眠的Sam,有种莫名的不真实感。
那时候太阳刚从地平线上探出了个头,天色还是灰蒙蒙的,光线稀疏但也足以辨清Sam的模样。他们开了一路夜车,中途停下来歇息一会,Dean却始终无法入睡。
那时的Sam相比起四年前离家时棱角更分明了些,也比以前强壮,本来和Dean相差无几的身高却变得比Dean高上好几分。
Dean总会生出这不是Sam的错觉。
也许这是自己还停留在前22年的原因,他摇了摇头。四年里他未曾联系过Sam哪怕一次,他强迫自己习惯没有Sam的生活,而现在Sam回来了,他反倒不习惯了。

人是什么时候开始逐步意识到责任感这种东西并逐步形成的,Dean不太清楚,他只知道自己从四岁开始就了解了什么是责任。
他的责任就是照顾Sam,无论什么时候。
John总是一直告诉他:“照顾好你的弟弟,Dean。”这句话被重复过无数次,以至于烙印进Dean的骨血中,无论如何也抹不去。
他是父亲的好士兵,就如同Sam说的一样,所以他无法违背这像誓言一样的命令。Dean总是会想,也许他就是为此而活的。
而所谓的“saving people,hunting things,family business”,更像是一种附属品。

26岁的Dean和22岁的Sam总归还是年轻的,没有过太多类似于天启这样的复杂经历。在那时Dean就已经觉得Sam不是他的Sam了。或许更早以前就不是了。
他们多了许多的争吵,Sam想尽早解决问题回去,可Dean不认为这么着急有什么用处,更何况他也有些自私地并不那么想让Sam回去。
他们之间比往常更容易剑拔弩张,这让Dean觉得疲惫也更加小心翼翼。也许就是在这时他意识到Sam已经不是从前那个愿意依赖自己的男孩了,他的弟弟早已经成长到足够独当一面,只是他完全没意识到。或者说不想让自己意识到。

96年的国际日Dean偷偷开着Impala带着Sam到树林去放烟花。即使到了七月,晚上的气温仍然有些低,但这完全影响不了Sam脸上的雀跃。
自上一次Dean偷偷跑出去玩游戏机将Sam一个人留在家而差点危及生命之后,Dean从来没有违反过父亲的命令。但这一次不一样。
在Sam知道猎魔的事情以后,Dean就觉得Sam的内里有什么东西在变化着,这种变化到John开始训练Sam加入他们的猎魔事业后更甚。在空闲时候Sam总是抱着一大摞书坐在角落一语不发慢慢翻看,而不像其他这个年龄的孩子一样在室外打闹或者是其他的什么。Dean已经不记得自己在这个年纪时干了些什么了,但他希望Sammy还是能享受一些该有的乐趣,即便被父亲知道后他会遭到责骂。
烟火开始从他们手中喷射到黑暗的夜空,四下散开成一朵绮丽的花,再沿着随意的轨道落下。随后一朵接着一朵地绽开,将夜空描摹成一幅画,映进Sammy的眼睛,照亮了尚且稚嫩的脸上兴奋的神情。
这时的Sam才有他该有的模样,对着美丽事物的跃跃欲试,而不是成天躲在房间里阅读那些厚重的书籍。
而他将这些全部展现给了Dean。
“Thank you,Dean。”当时的Sam边这么说着,边抱住了他的腰。
Sam金棕色的毛发蹭着Dean的下巴,有些刺痒感。
彼时的Sam还是个瘦削又矮小的豆芽菜,可Dean却能从他身上感受到许多力量。
有那么一刻Dean觉得他们是毋需质疑完全地属于彼此,他们紧紧拥抱着就好像无法分开。

Sam决定离家上大学时Dean没有太大的惊讶。
那晚的烟火过后Sam坐在Impala后座抱着书蜷缩着沉沉睡去,梦里偶尔呓语着那些Dean在课堂上从未听过也不屑于听的名词。
Sam又变回了原来那个沉默的孩子。
大概从那时起Dean就隐隐约约意识到Sam和他、和John都不一样,Sam从未想过要接受他们的生活,而不像Dean可以接受命运给他的一切。
但意识到和事情发生总归是不一样的,Dean没有阻拦,却也第一次没有去阻止Sam和John的争吵只是回到房间里。
Dean觉得自己有些疲惫甚至是厌倦了这样的生活。
当他们终于独处一室的时候Sam欲言又止地看着Dean,憋了半天然后对Dean说他必须走。Dean低着头瓮着声说他并没有想阻拦Sam,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看见Sam眼里有丝丝的难过。
最终Sam还是离开了,没有什么能阻拦他。
在此之前Dean总偏执地说服自己Sam依旧是那个抱着自己说谢谢的男孩。

Sam在大学的四年里Dean还是一如既往地猎魔。空闲时间去赌钱,或者去酒吧泡妞。
John离开他让他单干的次数越来越多,他知道John正在忙碌地寻找着杀死母亲的东西。
猎人们有很多都是三两结伴着去猎魔的,也曾有人邀请过Dean,但都被他拒绝了,他实在很难想象除了Sam和John的人坐在Impala上和他一起解决那些怪物会是怎样。
一切都和往常一样,除了他偶尔会心照不宣地多次在加利福尼亚附近晃悠。
但他没有去联系Sam,甚至完全没有想过。

在他和Sam重新回到猎魔生活的几年里他们经历了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像是地狱,天启,炼狱,利维坦,天堂。
Dean知道即使他们从不说但他们彼此深爱着对方,可那种爱不如常人认为的那样。
他们吵过架,决裂过,分开过,又回到一起。
他们可以一起猎魔跨越很多困难。
甚至他们不知何时发展成了病态的色情的疯狂的关系,他们互相依靠却并不依赖,他们会在破旧而又狭小的汽车旅馆做爱。
Dean知道这不能代表什么。
经历的事情让他们隔阂越来越多,即使他们整天在一起,但那些裂痕就那样积聚在他们之间,就算去修补也不可能完全回到之前那样。
但是Dean还是属于Sam的,这是Dean的使命,为了Sam他可以付出任何包括自己的生命。
Sam不同。
Sam一直就和Dean不一样。
年幼的Sam不懂得什么,而Dean也不需要去懂他。
当Sam开始抱着厚重的书本的时喉Dean已经开始无法明白他的举动。
然后是四年未见。
再然后是恶魔血,失去灵魂,未曾想过寻找他的Sam。
他无法窥入Sam的内心,好像从始至终都没有。
Sam说过可以为他做任何事,但Sam还没有准备好。
Dean属于Sam,但Sam不属于Dean。
Dean曾经以为他们互相属于彼此,曾经以为了解Sam比了解自己还要更甚。但并非那样。

Sam的天堂没有Dean,而Dean的天堂是国际日他们放烟火的情景。
在那之后Dean时常会梦见或者回想到96年的国际日。
现在想起来,只有烟火铺陈在天空的那一夜,Sam向他展示着自己内心的雀跃和兴奋,坦诚着自己仍保留着与其他孩童一样的心的时候,Sam才属于自己。
所以他会不断地回想不断地记起,为了告诉自己他们也有过互相属于彼此的时候。

烟火在空中炸得粉身碎骨,然后留下绚丽的色彩。
但只是那一刻而已。

You don’t belong to me,but I belong to you.

评论(4)
热度(19)

© Vino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