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个乐

【J2】旅行者

第一次写J2...试了根本不像童话风的童话风_(:з」∠)_

好久没写文了感觉文笔也有些生疏了..

Traveller!Jared×Blind!Jensen

===============================


One.

Jensen有家小小的酒馆,靠近着公路,坐落在小小的城镇里。

城镇里的人们除了工作,大部分时间也总是空闲着的,因此他们总会来Jensen的酒馆喝酒聊天,偶有旅者经过也会进来喝上几杯。Jensen的酒馆变成了全城镇最热闹的地方。大家都说,Jensen调的酒是世界上最好喝的酒。

Jensen长得很好看,大多数人都当着面这么夸他,然后再离开悄悄和别人谈论可惜眼睛看不见。他们不知道其实Jensen听得见他们在说这个。

没错,Jensen是盲人,但他并不在意这些。他可以根据酒的气味判断酒的种类,根据盛的酒的重量判断酒的份量,根据脚步声和谈话声大致判断出酒馆里有多少人。长年累月无法看见世界的生活让他其他感官都变得敏锐了许多。

就像现在,他可以根据厚重的脚步声和有些许粗重的呼吸声来判断又有个人进来了,他觉得应该是个旅行者。

噢别感叹他居然能在嘈杂的酒馆里听得清呼吸声,只是因为这个人的进来大家都停止了谈话而已。他猜人们都在好奇地打量那个陌生的旅人。

这可真是有点尴尬。

好在很快酒馆就又吵闹了起来,而那个陌生人也只是找了个位子坐了下来,像是只想休息一会。

人多的地方总是闹腾的,而人们也往往掩藏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于是话题很快被扯向新来的人。

陌生人瓮着声说自己叫Jared,似乎很不好意思的样子。

然后人们又开始起哄问Jared是从哪里来的。听起来似乎是因为Jared着装奇怪让大家都非常在意。

Jared犹豫了一下,接着说他是从最南边的沙漠走过来的。他还说他去过最北边的冰原,最东边的海,那些地方都非常漂亮。

当然啦,没有人相信他。

这是多么荒诞啊,每个人都这么想着,怎么会有人能徒步去这么多地方呢?

于是大家都哄笑着,说这真是个好故事Jared。

但Jensen不这么想。

“我相信你....Jared?”因为不确定对方名字而偏了偏头,犹豫了一下。

“我相信这是真的。”

 



Two.

清晨淡淡的阳光映在Jensen的脸上,不得不说,柔和得过分,Jared想。

Jensen和他一起坐在酒馆门口的阶梯上,偏着头,长长的睫毛微微地翕动着,似乎在疑惑他突然的沉默。

等等,先打住。

事情好像突然跳跃得太快了。

那么再回到Jared初来乍到那天。

 

Jensen的话并没有让哄笑有太多的改变,只是这个话题很快就被遗忘在其他的谈论声中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人群陆陆续续地离开,酒馆也接近打烊,但Jared仍然坐在那里发呆。

等回过神来Jensen已经将两杯酒放在桌上坐在他的对面了:“为什么不走?”

的确,他是应该离开了。他这次是向西边走,可天色太晚,赶路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于是他就被Jensen“收留”了。

 

喔这发展得也太快了吧。

可事实便是如此,Jared已经在Jensen的酒馆里当帮手几天了。Jensen对Jared的事迹相当感兴趣,于是在闲暇的时候他们总是在谈论这些。他们很快就彼此熟悉了起来。

Jensen对外面的世界非常向往,可他并没有能力离开。不过也不如说他对整个世界都非常向往,一件平常的东西对他来说都是新奇的玩意,因为他从未见过,只能在脑内描摹着大致的画面。于是Jared尽可能把他见过的事物都详尽地叙述下来。

Jensen总是评价他说:“瞧瞧你。我总是以为旅行家们都是寡言少语的家伙,而你就是一个多动症的话唠。”

“而我还曾经以为你是个害羞的人呢。”每当这时Jared就会耷拉着脑袋这样反驳。

 

所以也有了开头的这个场面。

他们照常在酒馆还没开门的清晨坐在门口聊天,太阳还没完全露出个头。

“其实我还挺想知道你长什么样子。”Jensen突然出声。

“嗯......”Jared思考了一会,“非常帅。”

Jensen笑了起来。他笑的时候笑纹会露出来,还能看到他的虎牙。

Jared干脆地将Jensen的手放到自己头上,然后顺着头发而下。

“你的头发可真长,还有些卷,”Jensen又笑了,Jared觉得Jensen很喜欢笑,不过他自己其实也是,“这让我觉得在抚摸一只大狗。”

然后Jared将Jensen的手放到自己手臂上:“我可比你强壮多了。”

他一向对自己的肌肉很骄傲。

“噢得了吧Jay。”Jensen一脸无奈地将手收了回去。

又是一片静默。

“你差不多要离开了是吧?”还是Jensen先出的声。

“嗯。”旅行家永远不会在一个地方待得太久。其实Jared今天一早就想这么说了,可一直没找到开口的机会。

“你要去最西边吧,我会等你回来给我描述那边的景色的,你可不要该死地给我忘了。”

“好。我还等着回来你给我尝尝最美妙的酒呢。”

于是在这一天的夕阳的照耀下,他们相互拥抱了一会,一个离开一个回去。

 



Three.

小城镇需要搬迁了,可Jensen坚持不肯离开,于是只有一家酒馆孤零零的地在公路旁。

别人都问Jensen为什么,Jensen只说是为了一个承诺。

“这样多不值得啊。”大家都这么说。

可Jensen仍然摇摇头。

Jensen酒馆却也并没有冷落下来,依旧有很多人来,只是不复往昔的热闹了。

他曾经以为Jared这趟旅行不会走太久,可是等了一年又一年,Jared始终没来过。

不过他也不想去改变什么了,毕竟等待会成为一种习惯,他也慢慢无所谓起来。换个地方开酒馆就会不同吗?对于他来说,他看不见,没什么差别。

因此在之后的某一天,当Jensen听到厚重的脚步声的时候,只是在猜测这个人想要点什么酒。当他反应过来时,他反而有点无所适从。

不过这一切,都是后话了。

-END-

评论(3)
热度(6)

© Vino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