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个乐

【SPN】【SD】Sink(一)

吸血鬼AU,部分参照夜访电影设定。
双吸血鬼,OOC有。
短篇,未完。
====================

觥筹交错,水晶吊灯悬于屋顶,撒下让人迷醉的灯光。
餐桌上的菜色繁多,无不是令人看着垂涎欲滴的美食,置放于其中刻着繁复冗杂花纹的餐具,泛着金属独有的冷光。但这些都受到了冷落,人们更热衷于举着充满着象征优雅的红酒的酒杯,与人应酬着高声交谈。
Sam置身其中却丝毫未受其热闹气氛的感染,只是游离于人群之外,站在角落里细细品尝着红酒,冷眼注视着这场让他索然无味的宴会。有时有身着华美服饰的年轻女士过来邀请他,他也只是笑笑,礼貌而又疏离地拒绝。
毫无疑问,Sam Wesson是属于这个上流社会的一员。他拥有着一个大庄园,加上他英俊的相貌,仅仅如此就有许多年轻的女士对他青眼有加了。更遑论他还有其他的几笔资产。而他博识的言谈更是获得了几位前辈的赞赏。
Sam Wesson的人生可谓一帆风顺,即便在上流社会中也不无人羡慕。
但就像所谓的潘多拉魔盒,将一切令人厌恶的都放了出来,却不把希望展现在人们眼前。
无论在人们面前Sam是多么游刃有余多么风光无限,他的心却如同这样一个看不见希望的空洞,洪水猛兽般咆哮着将所谓的荣誉优雅高贵骄傲吞噬,什么也不剩,徒留厌倦与麻木。
上层人群的尔虞我诈,心照不宣的攀比,交织在彻夜灯火珠光宝气之下的阴谋与争夺。为了地位为了财富,Sam不得不在过着骄奢淫逸生活的同时不断接触这些不断地进行攻心计的斗争。
这种日复一日的贫瘠生活让他觉得自己即便拥有一切还不如一无所有,所有一切都让他觉得可笑可悲可叹,毫无意义。
没有人会注意到这个站在角落里有着良好教养的年轻人皱紧着眉头。人们都沉浸在自顾自营造的无忧中。
也就没有人想到他会在几个月后做出怎样的事。

没有人。
Sam有些无力地笑笑,将目光转向盥洗台。
目光所及处是自己支离破碎的手腕,血正从交错狰狞可怖的伤口汩汩地向外流着,一分一毫带出他身上的每一丝气力。
疼痛并未如想象中那般铺天盖地而来,但或许是他的感官也随着灵魂麻木了。
血还在不停地流着,Sam干脆不去看自己的手腕。这太刺眼了,他想着,于是便干脆仰起头盯着天花板。他细细体会着死亡的感觉,新奇并让人感到些许刺激,在他麻木而又枯死的生命中注入了些许鲜活。这可不是大多数人能够感受到的。
意识开始涣散,回忆如走马灯般席卷过来,他所见到的听到的感知到的所有事开始铺陈在脑中。刺鼻的香水,呛人的胭脂,一切不该听不该说的事。富丽堂皇与腐朽,巧笑嫣然与冷漠。
一切美好的事物在Sam的世界里都没有了色彩,他只能看到不断沉淀的黑暗,如同哑声的播音机,机械地不断放着沉默的歌曲。
没有任何意义!
被无数人羡慕嫉恨的Sam Wesson的一生,居然从未有过哪怕是一瞬的快乐!多么地可笑而讽刺至极!
各种复杂情绪涌入心里,跳动着让人无法捕捉。灯光瞬时也变得令人感到讽刺般的不适,Sam费力地将另一只手抬起遮住眼睛,想不让光线再来折磨他可悲的灵魂,却兀然在脸颊上感触到了湿冷。是冷汗?不,那是他自己的泪水,不受控制地顺着眼角向下流去。
一瞬间恐慌如蛇一样不断缠绕着攫取了他的心,扰乱了其他心绪,击破了原先麻木的屏障。
他害怕了。
不,不该这样!一个声音在他耳边大声嚎叫。你不是对这个世界失望至极吗?在像个懦夫一样在害怕什么?!明明没有任何值得你去留恋!没有任何值得你害怕失去!马上就能逃离这个腐朽不堪的世界了,为什么还要恐惧呢?!
可不甘却充斥在恐惧的表壳中,不断扩大,还未从这个世界获取一丝另他满意的事物,他不甘心!怎会甘心?!
心脏在他体内快速跳动,能清晰地感觉到一下两下的鼓动,呼吸开始粗重的同时也在不自知地加快,似乎身体在违抗头脑的命令拼命想要活下去。
活下去。
这句话如同惊雷般重重掷在他脑中,炸毁了心中其他的声音,只剩下求生欲念在他心中不断膨胀着发酵。
活下去!
他应该要有一次重生要有机会向世界索取,而不是屈服于命运,而不是软弱地死去!
Sam挣扎着想要坐起来,可失血过多让他全身疲软甚至已经没有动的力气。
直到快要跌入地狱他才重获了对生命的敬畏,但这时他已不再有权利修改自己草率的命运。即便是死亡,他也是讽刺可笑地死去。
到了明日不知道多少人会带着鄙夷不屑看着他难看的死相,在他面前议论纷纷。
却没有人能了解他的不幸。

没有“人”。
Dean笑了笑,这使他口中尖利的牙齿露了出来。
Sam Wesson是个有趣的家伙,与他在漫长年岁里所看到的大多数人不同,像是有种独特魅力,吸引着他。当第一次在某个宴会中看到孤身一人站在角落中的Sam时,他就意识到,在这个男人沼泽地般绝望空虚的内心里,有着不易察觉的对生的希望,如泥藻纠结不堪,一直自噬血肉却放任自流。自此之后他便一直在旁观着,包括Sam刚刚的痛苦和挣扎。
Dean不紧不慢地走到Sam面前,满意地看着Sam眼中无法凝聚成型的防备,那让他平添了一份苍白的生气。
Sam张着口似乎要发出无力的疑问,而Dean比了个噤声的手势,让Sam未成形的词句又吞入腹中。
“别担心,伙计。”Dean眨了眨眼,斟酌着说辞,“我是来实现你所想要的。”
“现在这种毫无意义的生活,让它见鬼去!我可以让你有一次新生,摆脱时间、疾病和死亡,按照你想要的方式重新活一次,它们都奈何不了你。
“你可以选择,结束草率的人生,或是接受我的好意。
“死亡或重生,选一个吧。”
死,或者生。
Dean又眨了眨眼,此时他的眼睛仿佛有一种蛊惑人心的力量。
不管这个陌生人到底是不是真心想要帮助自己,他已经是个将死之人,无所谓什么失去。
还能失去什么呢?!
他要活下去!
“生……。我想要……重生。”Sam咬着牙,狠劲把这句话吐出,似乎要将自己所有的力气都注入话语中。
Dean挑了挑眉,玩味地打量着Sam,嘴角勾勒出一个微小的弧度。
须弥间Sam 被不容抗拒的刺痛攫取了神经,然后是被狂烈暴风雨卷席身体般的眩晕恶心。Dean冰凉的唇贴着他的颈侧,舌头抵在皮肤上,能感受到自己的血液被用力吮吸着。
被刺破的那片皮肤变得滚烫起来,意识越来越模糊,这时脖子上的疼痛突然减轻,嘴上却平白多了几滴液体,鲜美甘甜,有如久旱逢甘霖,有令人忘却痛苦的力量。这让他沉溺其中不可自拔,似乎有一种病态的渴望在不断索取来充斥他此刻的需求。于是顺着本能往液体的来源不断靠近,最终狠狠抓住不断汲取不断吞噬,填补进内心那无尽的空洞。
大脑逐渐恢复清明,Sam马上便注意到Dean染血的嘴唇,是Sam自己的血。而Sam也在做同样的事。
他在吸食Dean的血。
这是一件应该遭受谴责的事,可Sam无法抑制自己的渴望,只能任凭自己沉沦。
Dean狠力将自己的手脱离Sam 的桎梏,才使Sam 强行减弱了自己初生时对血液的可怕欲求。
预想中重生的快乐并没有到来,相反突如其来的强烈痛苦快要将Sam凌迟。
他挣扎着倒在地上,颤抖着,仿若有万千蚂蚁漫爬噬咬着自己的躯壳。
一切都是陷阱,都是谎言。Sam有些惊慌失措地想着。他早该想到的。
像是感受到了Sam的惊惶,Dean笑了笑,“别害怕,这是必经的过程。你作为人的生命正在死去,迎接你的是一个你无法想像的世界。”
但事实上Dean也并没有好到哪去,Sam对于自己血液的过于渴求让他感到力竭。只能倚靠着墙壁勉力坐起来看着Sam的蜕变。
作为人的生命………死去?!
Sam想问出口,急切地想思考这句话的含义,但躯体的钝痛将他的大脑搅得一塌糊涂,根本没有余力装载疼痛以外的事情。
重生的痛苦并没有持续太久,甚至连带手腕的痛感都一并带去。起先Sam以为是自己被折磨得太久而失去了感知,然而当他转头看时却发现手腕已经完好如初。
有更多神秘的力量源源不断从中躯体涌入四肢,充斥着每一寸细胞。Sam能感知到自己身体的变化,尽管他还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他迫不及待站起来用自己重获的生命打量这世间,世界似变未变。而他却如同孩童一般相信着这夜晚拥有着不一样的美丽。
他真的得到了一次新生,光是想想,就让他感到一种复杂的恐慌和不可思议的狂喜。
当Sam转过身时,却发现给予他又一次生命的“人”正倚在墙上注视着自己,阴影笼罩着看不清他的表情。
“恭喜,伙计。欢迎来到我们的世界。”那个“人”缓缓踱过来,阴影从他身上慢慢褪去,露出了看似真诚实际又毫无意义的笑容,拍了拍他的肩说道,“初次见面,Sam。我是Dean Winchester。”

评论
热度(5)

© Vino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