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个乐

【SPN】【SD】七日轮回

以前的文修了以后想想还是放上来

来源于自己一个奇怪的梦

荒诞晦涩不是一篇好文只是自己的脑洞

具体设定还是放在文后啦。

================================

[其一]

Dean站在复杂交错的楼梯前,看着人群缓缓步上。Sam在他的旁边一语不发,人群沉默地低着头,偌大的地方安静得连彼此间的呼吸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他们紧随在人群的后头,却发现不知不觉中人群都走在一个通往上方的楼梯,而他们行走的这个楼梯却空荡无人。

Dean想返回跟随在人群后,Sam却拉住了他摇了摇头。

他们继续走了下去,这条与别人不同的路。

然后是一道墙,死路。还是得再回去。

再然后,梦醒。

刚入秋的早晨,一如以往的凉爽,Dean却出了一身冷汗,惊魂未定地大口呼吸着。

“Dean,你没事吧?”刚晨跑回来大汗淋漓的Sam有些担忧地看着他。

“Yep,”Dean含糊地点点头,扯着不能自圆其说的谎,“我很好。”

一切都如同往常一样。

那时候Dean并未意识到,他已走上一条轮回路。

 

[其二]

镜像的房间。

Dean与Sam面面相觑。随后Dean转身去打量这个房间。

四面八方的镜子,千奇百怪,透着股阴冷的气息,里面映照出无数个Dean。

没有Sam。

Dean回头,却没有见到Sam的踪影。

Sam消失不见了。

而这房间里现在只有Dean自己。不,应该说有很多个Dean。

一模一样的动作,一模一样的面容,Dean就这样在原地定定地看着。

面前镜子中的“Dean”笑了起来,可是Dean没笑。

镜像中的“Dean”眼睛变成了浓稠而化不开的黑暗,狰狞的面容可怖地显现。

Dean慌张地再次转过身,却发现所有的“Dean”都在做着不同的神态、不同的动作。

唯一相同的只有那如末世般漆黑的恶魔的眼睛。

“You are a monster.”左边。

“You get nothing except Sam.”右边。

“You can’t escape it,Dean.”前方。

“This is what you gonna become!”后方。

周围都充斥着恶魔。

恶魔的絮语碎碎降临,叫嚣着撕碎Dean的头脑:“That’s not true!Shut the fuck up!”

恶魔哈哈大笑起来,尖锐的笑声与此起彼伏的谈论声交杂着,充斥着Dean的耳畔。

“Dean,我们就是你,你就是我们。”对面的最初的恶魔勾起嘴角,嘲讽似的低低言道。

Dean抬头,眼前却突然出现了一道门,他逃也似地奔跑过去,触碰到把手......

梦醒。仍旧一身冷汗。

房间里空无一人,也不知道Sam去了哪里。

 

[其三]

Dean站在一个迷宫的入口。

这是一个室内的迷宫,周围是大理石堆砌而成的墙壁,泛着森然的冷光。奇形怪状的雕像被摆在迷宫道路的四周,注视着前来冒险的人。

光线很暗,Dean只能看到离自己最近的那个雕像,却也不是很清晰。

看身形似乎是窈窕的女子。

走近些,却发现那是蛆虫缠身如死尸般的雕像。

Dean在Bobby的书里见过一次。

那是日本神祗,伊邪那美。

生前的美貌在死后消失殆尽,却仍维持着美貌的表面来掩饰丑恶的内里。*

Dean不受控制地走入迷宫,倒吸一口气,迷宫的墙壁上尽是复杂而又精细的壁画。

依着稀稀拉拉的光线,Dean勉强能辨认出其中几个是记忆中曾听闻过或了解过的关于神祗的故事。

这是一座充满神祗的迷宫。

那么这里到底是神祗走过的充满光明的道路,还是去往受罪的道路?

但看到的只有未知的前路。

他不想再往前走了。


这次Dean没做完一个完整的梦,便醒了过来。

强制中断的梦让他有些晕眩。

房间依旧空荡,厚重的窗帘挡住了窗户,分不清是白天还是黑夜。

 

[其四]

柔和的阳光透过教堂的花窗照射出五彩斑斓的光,映出为人们而受难的圣子痛苦地扭曲着的表情。

Michael、Gabriel、Raphael、Uriel、Metatron带领着一众天使在教堂四周严肃而又可笑地僵直站立着,一动不动。

教堂的穹顶、墙壁与地上列布着一个又一个的恶魔陷阱,天使们吹动着号角,连续不断地吟诵着拉丁文的驱魔经文。

而Dean,落座在圣子面前,无比虔诚地忏悔着,希望能够得到上帝的洗礼。

他不知道自己在祷告着什么,也似乎遗忘了自己从来不相信这些。

Dean只是不断忏悔着,就像他犯下了无可饶恕的滔天大罪,就像要用尽一生来祈祷宽恕与救赎。

醒来的时候强烈的阳光毫无阻挡地打在Dean的脸上。

刺眼得如同传说中的圣光。

 

[其五]

Dean坐在座椅上,花了点时间才确定自己是在飞机上。

空荡的机舱只有他一个乘客,四周的轰鸣声喻示着飞机正在飞行。如影随形的恐惧让他没有太多精力来思考这种奇怪的状况。

他畏惧飞机,畏惧高空。

一眨眼,Dean又发现自己被铁链高绑在空中动弹不得,鼻间充斥着硫磺难闻的气味,眼前满是血腥的红色。

地狱。

突然间Lucifer带着Azazel、Alastair、Ruby等一干恶魔不知从哪里出场,恶魔们身着滑稽的小丑服,抹画着鲜艳而又诡异的小丑妆,踢踢踏踏跳着舞尖声大笑着折磨坠入地狱的不幸的灵魂。

嘈杂的笑声和嚎叫声混杂在一起,刺痛着Dean的耳膜。

这次醒来伴随着嗡嗡的耳鸣,Dean痛苦地捂住耳朵。

Sam仍然不在。

没有人在。

只有他。

[其六]

Dean还没反应过来,就被Sam紧紧地拥着。

Sam一言不发。越过Sam的肩膀,Dean眼前一片开阔,他们正处于一座山的顶端。

左边是洪水滔天,右边火舌吞舔,天空昏昏沉沉,厚重的云层夺去了天幕该有的模样。

灼灼火光勉强照清楚了倒在地上了无生气的天使与他们弥留下的漆黑的天使烙印。

恶魔到处肆虐着,黑烟纂夺天际,杀戮不停地持续,天使陨落的圣光不时亮起。

即使他们居高临下,浓郁的血气也仍充斥着鼻间。呼啸而来的风吹得他们的衣服猎猎作响。

宛若末世。

Sam在这时松开了对他的桎梏,与他对视:“我们只要旁观这个世界受苦就可以了,Dean,这次不用再去理睬这个充满罪的世界了。”

一如既往诚挚的眼神,一如既往清亮的棕绿。

Dean却推开了Sam。

不对。有什么东西不对。

他四下望去,旁边的一滩积水适时地反映出他的身影。

Dean还是一如往常的,除了他那双黑色的恶魔眼睛。

“This is what you gonna become!”他突然想起了这句话。

紧接着他身体传来似乎被撕扯般的痛楚。

Dean就这样生生被疼痛撕扯着挣扎惊醒,恐惧未停止地攫取着他的心,头脑撕裂般地疼痛着。

他起身想为自己倒一杯水喝,却发现桌子上有一张字条。

那是Sam留下的。

 

[其七]

Dean循着Sam字条来到一幢庄严的房屋前。

厚重的大门复刻着繁细的花纹,随着推开的动作发出“嘎吱”的声响。

映入眼前的是延伸着向上的复杂交错的楼梯。

与第一个梦境一模一样。

Dean沿着楼梯往上,没有岔开的道,也没有被墙堵住的死路。

楼梯的尽头是一道门。

推开,镜像的房间。

Dean匆匆向着对面的门走过,镜像中映出一模一样的影子。

下一个房间是迷宫,入口是伊邪那美的神像,紧接着依旧是神祗的雕像,依旧是神祗的壁画。

没有太多打量的心思,Dean径直走入。

Sam需要自己,所以不能停下,Dean想道。

迷宫尽头果不其然又是一道门。

接着是教堂布置的房间。

与前面不同,房间里泛着淡淡的血腥味。

顺着气味的来源,Dean看到了穿着奄奄一息的卡其色风衣的天使,血汩汩从天使身体中流出。

“Cass?!”他有些焦急地跑了过去。

天使抬了抬头,有气无力地回答:“嘿,Dean。”

“发生了什么?我来帮你止血!”

“No,Dean,”天使皱着眉阻止了他,“继续往前走。”

Dean收回了手,指缝间全然沾着天使的血,散发着不安的味道。

“愿主保佑你。”天使眨着无欲的眼,微微笑着说了最后一句话。

Dean蹙紧眉头,头也不回地往下一扇门走去。

 

这次没有飞机,没有地狱,也没有恶魔。

Sam在那里,温和地笑着迎接自己的哥哥。

“Dean,你终于来了。”说完便欣喜地拥抱Dean,没有察觉到Dean沉下去的表情。

紧接着Sam将嘴唇贴上Dean的肩膀,舔舐着,啃咬下去。头发蹭着Dean的脸,有些许的刺痒。

Dean感受到一阵刺痛,竟是被咬出了血。

血。血。血。

又是血。

Dean推开了Sam,不去看他那带着点恳请的目光。

“Sam,让我出去。”他低声说。

而Sam只是疑惑地望着他。

“这里依旧是梦境不是吗?”Dean低下头想勾起嘴角,却发现怎么也笑不出来。

“你是怎么知道的?”与刚开始温和的声音不同,冰冷无质感的声音传来,仿佛只是在陈述事实。

Dean抬起头,直直望着他傲然的弟弟。

“Cass不会说‘愿主保佑你’这种话,他是自由的战士。而且.....血气太浓郁了。”

“我会让你出去,但这不会是你想的。”Sam笑着说。

“你忘了吗,这是你的梦,我就是你。”

 

[零章]

Dean醒过来,彻彻底底地醒了过来。

他被迫坐在一张椅子上,动弹不得,身旁是Sam。

眼前是梦中的末世,只是这时他们处于一个高塔的平台上,而不是在山坡上。却是一样的居高临下。

恶魔们谄笑着聚集在高塔下,却看的不是自己。

是自己身边的Sam。

天幕依旧黑暗,痛苦的嚎叫依旧此起彼伏,人间依旧被糟蹋得一无是处。

但是Sam的眼睛不再是清亮的棕绿,而是要把人吞噬掉的黑暗。

就如在梦境中看到的自己,浓稠而化不开,充满着邪恶。

Sam看着Dean,嘶嘶笑了起来。

“Dean。”Sam说,言语里满是让人毛骨悚然的压迫。

Sam欺身上前,温柔地将嘴唇与Dean的贴在一起,然后毫不客气地掠夺着Dean的口腔,粗暴而毫不顾惜,让Dean觉得痛苦。

Dean感到一阵窒息,不知过了多久Sam终于放过了自己。

“Dean,”他的弟弟说,“你瞧,这是我们的末世。而你是我的。”

不,这是你的末世,不是我的。而我,也不是你的。Dean想。

恶魔不是他,是他的弟弟。

所以末世也不是他的,是他弟弟的。

可他不太想相信。

恶魔们在狂舞,上帝放弃了人间。

他的弟弟变成了魔王。

可他不相信。

恶魔本该是他才对,末世本该是他的。

日后应该遭到审判的也应该是他,而不是Sam。

 

Dean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

 

这是他的其中一个梦境,而他应该继续前往下一个。

下一个梦境。

 

Dean扬起脸对Sam笑着,像往常一样。

 

梦境里会有什么?谁知道呢。

 

Dean将袖中藏起的小刀滑出,此时无形中束缚他的力量突然消失,他将刀刃对准自己用力刺下。

 

谁会想知道。


-END-


*典故来自于伊邪那美黄泉国传说


*其实其一到其七Dean都在梦中没有醒来过,梦中梦的感觉。至于零章Dean到底是还处于梦中而真正去往下一个梦境还是处于现实只是为了逃避......:D

其实每个里面的描写都隐藏着一些意义

例如之所以Dean的梦境只有前后出现Sam是因为他潜意识里始终不觉得Sam是会造成末世的人,在他看来更可能是自己(这个是他最偏向的)、其他天使或者恶魔造成的。另外楼梯的死路、伊邪那美和强制中断梦境也是有点意义的....

好了我太啰嗦了,大概就这样吧_(:з」∠)_

毕竟只是我一个脑洞,怎样去理解就见仁见智了

评论(1)
热度(5)

© Vino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