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个乐

【承花】无人之境

纪念下三部动画完结,撒花!_(:з」∠)_

是个“埃及之战后,承太郎在时停世界中看见花京院”的故事,原作向,设定改动有

灵(nao)感(dong)来自于Eason的《无人之境》

============================

1.

17岁的空条承太郎是个不折不扣的不良,抽烟喝酒,饭店做的菜不合胃口绝对不会付钱。他有着最强的替身,不怕任何敌人。冷静,理智,不畏惧失败。英俊而寡言,身边几乎没有朋友,却从不缺少女生。

承太郎清楚地了解着自己,不喜欢拐弯子,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于是在旅途中的某一天,茜发少年叫着他的名字回过头来,脸上尽是温和笑意,紫眸中似乎有浩淼的星辰大海奔腾,而自己的心如同被穿堂而过的风鼓动着,不断跃动出一种奇异的频率时,他淡然地想,噢,这就是喜欢了。

就像是迟来的青春期一样。

17岁又是个多多少少有些不可一世的年龄。于是承太郎自信满满,认为17岁那年突如其来的旅途终会以圆满收场,一群人都能顺利回到原来正常的生活中。承太郎有自己的一套逻辑,他从不喜欢刻意去表达自己的感情,也并不喜欢急于求成。他想他拥有很长很长的时间,等这一切结束,等打倒自己的宿敌,一切都不迟。

承太郎那时所不知道的是,并非所有人都能理所应当地回去。阿布德尔,伊奇永远留在了那里。

还有花京院典明。

那个系在自己心上的人。



2.

让理智在叫着冷静冷静,还恃住年少气盛

让我对着冲动背着宿命,浑忘自己的姓

沉睡的凶猛在苏醒




旅途的尽头。

承太郎知晓了阿布德尔和伊奇的死讯,看着自己的祖父被吸干了血。

他还亲眼看着花京院从他的人生轨迹中消失,带着自己还未曾表达过的心情。

“Dio!”

“你失败的原因只有一个,就是惹怒了我!”



3.

这个世界最坏罪名,叫太易动情

但我喜欢这罪名





“承太郎。”少年笑了笑,眉眼弯弯。那时他的眼睛还未留下疤痕。

承太郎转过头来,应了一声。

彼时他们还在去往埃及的路上,坐在一辆大越野车中。车里很安静,乔瑟夫在开着车,阿布德尔和波鲁那雷夫闭眼小憩着,只有席卷到两旁的黄沙热浪伴着汽车的轰鸣声起伏。

在这样的时间里花京院突然轻声喊了他的名字。

“等打倒Dio以后,回到日本,我们就是同学了啊。到时能去你家蹭饭吧?”

“随意。”

“迫不及待想吃到何莉女士做的饭菜了,记得要欢迎我啊。”

“当然。”

“到时一起去学校附近逛逛吧,我刚搬过来,还对这个地方还不熟悉。……海洋馆怎样?我挺喜欢大海的,还有大海中的生物也非常神奇,有机会我们可以一起去看大海……”讨论起自己喜欢的东西时的花京院是眉飞色舞的,恨不能将自己所知所感全部告诉你,让你感受同他一样的欢喜。紫色的瞳孔中存在着一些亮晶晶的东西,煞是好看。似乎是欢欣,又似乎是期待。

“哼,真是够了。”嘴角却不自觉地向上扬起,就如飞扬起的心情。

“那就这么定了吧!也快了呢。”

快了,在层层黄沙的包围中,承太郎这样想,很快旅途就会结束,然后他们就能回到平常的生活中去。他也隐隐扯出一丝期盼。

快了。

这一切都要结束了。



4.

若世界陷进大骗局里面,朋友亦难以发现





1990年,世界跨过又一个十年。

承太郎和波鲁那雷夫为了追查出“箭”的事情,再一次回到了埃及。

在此前承太郎倒是未曾想过Dio死了之后还要帮他收拾烂摊子,再回到这里,不禁叹了口气。真是够了。

50天的旅途说不长也不长说不短也不短,说怀念也着实令人怀念,说悲伤也着实令人悲伤。他们得到太多又失去太多。

就是这么纠结的一个历程,而他们还得回到当初那个地方去。

曾经战斗过的地方变化并没有多大,不如说即便有,承太郎也看不太出来。唯独看见钟楼上的钟重新开始走动了,时间在流逝着,无可避免。

在埃及他们意外地遭遇一个替身使者的攻击,投机取巧般的替身,反而更为棘手,承太郎不得已使用了自与Dio一战后再未用过的时间停止的能力。

本来他侧身躲过替身使者的攻击,再“欧拉”上几拳,事情就会顺利无比。一声“白金之星·世界”,世上万物都停止下来,仿若只有他一个活人存在于这个世间。

如入无人之境。

承太郎正想按照计划的行动,余光中一抹茜色却突如其来地闯入,从中似乎生出一股力量强拉硬拽着他,让他无法自制地回过头去。

少年就端端地立在那里,眼上没有疤痕,身上没有那个让承太郎感到恐惧的洞。除此之外,一切似乎都和17岁那年全无两样。

“……花京院。”

完好的花京院站在白金之星的世界中,不受时停能力的制约,突兀地闯入这个无人之境,看着他,温和地微笑着,与旅途中的微笑没有任何差别,与承太郎无数次熟稔地于回忆之中描摹的微笑没有任何差别。如此清晰而又真实。

他本不该属于这里。为什么他会在?他是是真实存在着的花京院本身?还是只是自己的臆想?一时间超出常理的情况让太多的问题从心中涌出,恍惚中四秒左右的时间已然过去,久不经锻炼的能力无法再继续,时间开始流动。敌人的攻击应声而来,承太郎这才回过神来堪堪躲过,却还是被伤了肩膀。紧接着他再次发动了时停。

那抹茜色仍然存在着,这一次他强迫着没再让自己回头,直接对着敌人的身上招呼了几拳。

时间再动了。

世界恢复了正常,对方再起不能,承太郎拍拍自己身上的尘灰,肩膀上的刺痛传来,大概是伤及了骨头,但承太郎现下无暇顾及这个。

周围到处不见茜色的影子,冷静下来想,花京院应该只存在于时间停止的世界中。

当波鲁那雷夫从街道的另一边快步跑过来时承太郎开始抽起了烟,那种无比熟悉的感觉随着烟雾一起缭绕在心头。

毕竟时间停止是他独有的能力,承太郎仔细思考一番后心中已经明了。

刚刚的花京院是真实的原原本本的,而非他臆想出来的。

“承太郎!!呜哇你这伤看起来好严重?!”波鲁那雷夫显然是被自己的伤吓了一跳,赶忙扶着自己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承太郎有些机械地转过头看着伤口,鲜血浸透了自己的制服,不过好在鲜红被深深的黑色掩盖,不算太明显,不至于太骇人。

“你刚刚不是应该发动了时停吗?怎么还会这样?”波鲁那雷夫稍微冷静了些,皱着眉头问。

承太郎沉默着抬起头,望向波鲁那雷夫,似乎在盯着他看。良久,他开了口:“花京院。”

“啊?”

“我看见了花京院……在时停的世界里。”一个牛头不对马嘴的回答。

波鲁那雷夫这时才发觉,承太郎的眼神没有对上焦,他的目光根本不在自己身上,而似乎是直接越了过去,落在了不知名的远处。



5.

惊天动地 只可惜天地亦无情

不敢有风 不敢有声 这爱情无人证

飞天遁地 贪一刻的乐极忘形

好想说谎 不眨眼睛 似进入无人境





“替身是由人体内的生命能源所产生具有强大力量的影像,在一定程度上是精神力的反映。你所看见的花京院只出现在时停之中,就说明了这是你自己臆造出来的而已。”

“没有可能是他的灵魂进入了白金之星的世界里吗?在和Dio对战时我曾经也把时间停止过一次,在那个世界里时间是完全停止的。”

“……灵魂是不存在的。”

“那次战斗中我看见过你的灵魂,波鲁那雷夫也看见过阿布德尔和伊奇的灵魂。只有花京院的灵魂我们都……”

“……承太郎,说实话我很担心你。”

“老头,不管你怎么说,我见到的花京院就是他本人。他是真实存在的,至少我清楚这点。”说完便挂上了电话。

真是够了。

从埃及回来后他将自己关在房间中反复思索着,这让何莉有些着急。自己的母亲害怕着他重新回到17岁那年刚从埃及回来时的模样,他知道,那时的他让母亲很不安。

只是世界上并不存在《如何处理曾经暗恋的人(已死亡)出现在你的替身能力领域中的情况》这样一本书,不然承太郎也很乐意不去思考这些问题。

他难得一次感觉自己的力不从心。不可能任由花京院被关在时停的世界里不闻不问,他不想这么做,也做不到。他也不得不承认,花京院的出现让他有些慌忙而不知所措,乃至心烦意乱。

承太郎之后再尝试着发动过几次时停,花京院还是像以前一样默默地站立在那里,法皇并不在身边。毕竟替身源自于人体的生命能源,而现在的花京院显而易见地并不拥有。少年所在的位置离自己很远,然而时停的四秒不过一刹那的事,他什么也办不到。

但实际上,他又有些庆幸。他还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花京院。

之后乔瑟夫大概是与波鲁那雷夫取得了联络,或许何莉也打电话求助过,总而言之他得知了承太郎的事,并打了通跨洋电话过来。

但无论别人如何劝说,他知道,他知道那就是花京院而不是别的什么。

他如此知道着,又如此确信着。



6.

共你隔着空在秘密通电 挑战道德底线





他只会说些晦涩的话语,深沉的,淡然的,细碎的,破碎的。

他是那么生动的模样,却因为太过晦涩,只能看见他模棱两可地嗫嚅着。

他想说什么,想做什么?看得见他艳丽得发亮的头发,看得见他伸过来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看得见他紫色的眸子。

看得见他温和的笑。

……他想,说什么呢?

似乎在叫着自己的名字,充满着不知名的情愫,却又无比熟悉。与曾经并无两样。

承太郎……。

承太郎。我………。

………

梦境戛然而止。

窗外天光刚刚破晓,清晨还有些寒凉。承太郎起身,发现枕头与前发都已被汗水打湿。

这几天他都重复着这样的梦,不断不断不断不断。

他想知道,花京院想要诉说的事。

这几天乔瑟夫说的话一直反复在承太郎脑子中徘徊,“替身在一定程度上是精神力的反映”。其实他早该知道了,那是白金之星的世界,是他的替身能力,不是花京院在远离他而是他在远离花京院。

即使承太郎对着任何人包括自己都信誓旦旦地说这他妈就是我认识的那个花京院,一点儿也不会错,脑里也清楚地明白,他的内心却还是下意识地没有完全接受,仍然在逃避着。

或许换做17岁的自己就会不顾一切地上前了,那年承太郎的锋芒被打磨得更甚。他有无比强大的内心,当然现在也如是,只是有什么不一样了。他被打磨出的棱角在被一点点地磨去,仍然尖锐,只是有什么不一样了。时间可以平息一些伤痛,现在“时间”又将伤痕给他带了回来,丝拉拉地疼,却怎么也看不见伤口。

很多人都说承太郎缺少感情,冷漠,不具社会性。他只是懒于将这些都表达出来罢了,也认为没有必要。但他有实实在在的感情在那里,其中非常非常有份量的一份,随着回忆中的黄沙掩盖到不知何方,从未显山露水过,而后也不再有机会。

于是就像兀然失去了什么,五脏六腑被开了一个洞,空荡荡的。

有那么些平淡无奇的时候,他会偏执地想着,如果花京院在,现在会怎样,这件事上他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如果他在的话。

偏执的心绪编织成雨帘,笼在心里,长久地不放晴。所以花京院重新以一种出乎意料的姿态出现在他面前时,被雨浸透的内心下意识逃避不接受。

承太郎想,他大概一直在后悔,在从未表述自己心意这件事上。

但是他想知道花京院想说什么,他想要的寻求到一个突破口而非僵持不下。于是沉思过后,他又一次发动了时停。

时间停止的世界一如既往地了无生趣,除了多出来的那抹茜影。

花京院依旧露出承太郎最熟悉的笑,然后如他所想般第一次开了口。通过口型,承太郎看出了他所表达的话语。

“海洋馆。”花京院说。



7.

即使间整个约会情调幽暗似地下城

还是算温馨 多么想跟你散步桥上把臂看着风景





海洋馆是深蓝色的,带着些透明。

许多生物在相比于大海来说根本不值得一提的安静空间中遨游。因为是工作日,海洋馆的人寥寥可数。承太郎并不讨厌这种氛围,静谧而神秘,甚至还有些喜欢。他似乎有些明白了为什么花京院是喜欢海的,当然真正的大海要气派得多,波澜壮阔。

他今天来到这里当然不是为了放松自己。

“白金之星·世界。”

承太郎从未忘记曾经在旅途中花京院对大海、对海洋生物的热切以及他们当时对未来的一点期冀,于是在上一次的时停中他马上就心领神会。

空条承太郎已然下定了某种决心。这次他没有转头,便知道茜色近在咫尺,他似乎还能闻见对方身上熟悉的味道。

“果然漂亮。”他望着玻璃后的深蓝色说。

少年眯起眼睛,带着些许促狭地轻笑着低下头,回答他:“是啊。”

心脏沉稳有力地跳动,似乎久违地被什么充实,不再空虚无力,带动出不易察觉的愉快。

时间再动。

承太郎松了口气。



8.

你我像快快乐乐同游在异境 浪漫到一起惹绝症





之后承太郎去了很多地方。

回了趟已毕业的高中,正好赶上樱花开放的季节。站在自己以前经常呆的天台上,不怎么显露感情的人竟也悄然生出了份感慨。

学校旁的拉面店,味道一如既往的不错。

走过石桥,对面迎来一群唧唧喳喳的女生。承太郎下意识压低了帽檐,却还是被其中一个指认“呀这不是承太郎学长么”后全都围了上来,不禁啧了一声,真吵。

这几天恰逢庙会,承太郎便赶着巧,仍旧穿着他的一身制服,沿着石阶走向高高在上的神社。下面灯火通明,熙熙攘攘,焰火在空中炸开了一遍又一遍。

承太郎停止了时间。他看见了花京院眼中毫不掩饰的惊讶,如此真实。他们都知道的,这是开始的地方。

实际上承太郎去了很多地方,学校附近,自己的家附近,每到一个地方就发动一次时停,和花京院并肩看着眼前景象。听起来有点傻,他承认。

花京院通常不说话,也常来不及说什么,偶有几次简短的对话。他一直都是微笑的样子,看着眼前的事物,与承太郎对视,似乎并不存在能让他苦恼的事。但并不枯燥无味,就如同两个人游淌在这再无他人的异境中,就似乎回到少年时代,两个人各怀心事地拥有同一个秘密,冒险而刺激,别样的情调。

每当这时承太郎都会感觉自己的心脏快速地、颤抖着地鼓动着,牵扯出他平时隐于心中的感情。他每次都想开口说些什么,却又蓦然发现想说的都可以算是无关紧要的事,于是在以惜字如金为规则的时停世界中闭了嘴。尽管如此,他还是久违地感受到了心情的飞扬,那是只有在几年前那短暂的旅程中他才能感受到的心情。

就像愿望清单一样,承太郎一个个地将各个地方写下,再一个个地划去。

他没有忘记旅途中与花京院的约定。

而这一次,花京院转过头来,惊讶过后眼神中沉淀着一些坚定的东西。

“承太郎。”他第一次开口叫了他的名字,声音米酒般醇厚凛冽地淌过。

他说,我们去看海吧。

“好。”承太郎不作迟疑。

他原本也就是如此打算的,不然也不会来到初遇的地方。



9.

不想说明,只想反应





海是辽阔的,而人是如此渺小。

承太郎站在沙滩上,海风带着腥咸的味道拂过,天还只是蒙蒙发亮。他只是不发一语地望着大海,身旁都围绕着沙,让承太郎想起了几年前在中东的沙漠里两个尚为少年的人在谈论永不会到来的未来。只是此时的沙更白细,少了那股灼灼热气,毕竟不是当年。

“我们失去了的东西,大得和这地球看齐。”他突然想到了一切结束后,乔瑟夫在埃及的阳光下说的这句话。

除了他们自己,没有人知道他们曾经如何阻止Dio征服世界,也没有人知道他们为此失去了什么,更没人知道失去了的东西对于他们的份量。

大得和这地球看齐。

但承太郎有足够的自信,认定参与了这场旅途的人,都不曾后悔过。所以他也不能让自己留下什么遗憾悔恨。

他清楚地知道他接下来要干什么,对于承太郎来说,做完了接下来的事,事情就完全结束了。

天空泛起鱼肚白,很快太阳就露了脸。承太郎将最后一根烟掐灭,站起来。

“白金之星·世界。”

然后没等花京院开口,便抢先一步。

日出了,他说。大海很美,他说。

花京院望着他笑了起来,不同以往的温和,肩膀颤抖着,第一次表现出发自心底的开心,是17岁的年龄应有的开怀放肆模样,让他喜欢的模样。

还没等承太郎说出下一句话,他又被拉回正常的世界中。他立即再次发动了时停。

“花京院,我喜欢你。”他望进他紫色的眸,认认真真地,真切地说。

这才是他真正想说的,是他所后悔的,是他不为人知的心结。人死不能复生,承太郎从来都知道,他无法让花京院活过来,但他有机会说出自己的感情。

初升的太阳将浅淡的光撒过,倒显得花京院整个人有些闪闪发亮。

“我一直在等。”花京院笑着,又让承太郎想起旅途中那个看似礼貌温和内心却有几分离经叛道的,特别的,独一无二的,藏在他心中的少年。

这一刻仿佛是时停世界中的第二重静止

“我也是。”花京院拉过承太郎的身子,上前轻轻吻了承太郎的嘴唇。

时间再动。

承太郎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刚刚的触感还挥之不去。

然而他并没有再次发动时停,花京院不在了,他感觉得到。但随着花京院的离开,心中空洞洞的一块却似乎已被填得满满当当,风不再呼呼地穿过,提醒着他的缺失。

花京院消失了,这一次,是彻底的。承太郎却有种释怀的感觉,反而放松下来。

这一次终于不留遗憾地再了见。




而承太郎再一次使用时停,是在将近十年以后,千禧年即将到来之前。

但那又将是另一个主角的,另一个故事了。

-END-

评论(2)
热度(45)

© Vino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