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个乐

【蔺靖】论如何直掰弯

精怪AU

鸽子精和玉石怪,直掰弯的故事

摸鱼摸出一群画风清奇的小段子´_>`

最后祝大家小年快乐www

===============================


1.

“美人,跟我处个对象吧!”

“Excuse me???”直了几千年的萧景琰如是说。



2.

“我看起来很像弯的吗?”欲言又止千百回以后,萧景琰终于鼓起勇气开口。

来做客的梅长苏摇头:“没有啊。”

然后他看见萧景琰松了口气。

如果我说是有点,按现在和景琰的交情,他会赶我出去吗?

八成会吧。

今天的江左梅郎又一次被自己的机智折服了。



3.

“我看你眉间郁结印堂发黑……”

“说人话。”

可是你我都不是人说什么人话。梅长苏翻个白眼。

“所以你到底怎么了?”

“有人追着要和我处对象。”

“那不是挺好。”

“男的。”

“……哦。”

那也挺好啊。梅长苏想着。

也就想想,看破不说破。



4.

“你处过对象吗?”

“没有啊。”

“那你怎么知道自己直了几千年?”

嗯?好像很有道理啊,无法反驳。



5.

哦,忘了说了,萧景琰是块玉,梅长苏是只白狐狸。

放心,他们建国前已经成精了。



6.

萧景琰会认识梅长苏完全是个意外。他本来是要去拜访萧景睿和言豫津的,恰巧见客。

介绍的时候听得,麒麟才子,江左梅郎,得之可上天。

上…上天?哦,就是助精怪得道升天位列仙班。

嗯??是只白狐狸???说好的麒麟呢?????



7.

萧景琰是块玉石。玉石也,本就集天地之华,加之曾有幸伴于帝君身侧,染得几分真龙之气,久而久之便有了精魄。

往后于凡间辗转,修得人身。后又历得天劫一道,终加入仙班之列。

如此千辛万苦,谁也没想到萧景琰最终会放弃九重天授予的官爵。天帝一道谕旨,令其守于凡间一山。

可又非山神,那山哪需你来守?实际上也就是个虚职罢了。

于是萧景琰就成了个散仙,名正言顺在凡间溜达。



8.

“景琰,我想选你。”

“选我干嘛?”

“重回九重天之上……”

“不要。”

“……归仙班之列。欸???”


萧景琰,你有情有义,怎么就是不按剧本出牌。

#论萧景琰和梅长苏的初见



9.

“不好啦殿下!一个大头公子闯进山来啦!”

萧景琰皱眉沉思。

“殿下?”

“不要叫我殿下,要叫我……”

“女王大人?”

“……你台词记串了。”


“叫我大王吧!”萧景琰一拍掌,一锤定音。



10.

山门面前孩童模样的小妖一叉腰:“大王叫我来巡山,你还是速速回去吧!”

“啊?你说啥?大王?谁?”

“我家大王,萧景琰的名号都没听过吗!”

“……”山门面前的蔺晨思考起了对象的审美问题。



11.

“我叫蔺晨年龄是机密就不说了虽说不是公务员但是资产还是不错的房嘛也算有吧车嘛我可以自己给你当车我……”

“对不起我不是查户口的,你找错人了。”

今天的萧景琰依旧生无可恋。



12.

萧景琰怒气值蓄力50%

蓄力85%

蓄力max

啪——

蔺晨被一个过肩摔摔下山去了。

反正不是人,摔不死你。



“然后呢?”

萧景琰转过头来深深望了梅长苏一眼。

“他在自由落体的途中飞上来了。”



13.

“你这么有能耐咋不上天呢?”

萧景琰对着飞上山崖正忙着嘚瑟的蔺晨说。



14.

“所以你到底是什么?”萧景琰问。

蔺晨没有回答,片刻后风中传来翅膀“扑棱”的声音,却光闻其声不见其物。一片如碎雪般的白羽优雅地落至蔺晨掌心,再被他送到萧景琰面前。

萧景琰犹豫了片刻,接了下来,细细打量。蔺晨把手揣回宽大的袖袍里,懒懒地笑着:“就当做定情信物啦!”

萧景琰正打量着这羽毛呢,也没听见他说啥,而后一抬头:“难不成你……”

蔺晨眼神亮了亮,站直了身子。

“……竟是鸽子精?”

蔺晨摔门而去。



“他怕是被我一语中的,没有成就感,自尊心过不去吧。”萧景琰细细回忆着,下了结论。

“哦。”梅长苏喝了口茶,冷静地回答。



15.

等等啊,看完那根传说中的鸽子毛之后梅长苏突然觉得有什么不对。

他艰难地抬起头:“你说的那个人是不是身着白衣,未曾束发?”

萧景琰点点头。

“言语轻佻的登徒子?”

点点头。

“不像好人?”

再点头。

“他难不成叫蔺晨?”

点头。

突然反应过来:“欸,你认识他?”

何止认识,梅长苏嘴角抽了抽。

他就知道。



16.

女床之山,有鸟,其状如翟,名曰鸾鸟,见则天下安宁。首翼赤,曰丹凤;青曰羽翔,白曰化翼;玄曰阴翥;黄曰土符。

“那什么,所以他是如今四海八荒内唯一一只白鸾,嫌化翼不好听,又给自己起了个名叫蔺晨。”

……不是什么鸽子精。

所以萧景琰关于被伤自尊心的猜想,还是蛮准的。

虽然方向不太一样。



17.

平心而论,萧景琰对于和梅长苏交朋友这件事还是不排斥的。

有个很重要的原因,他总会让他想到自己不在世的好友。都是白狐狸嘛,只是一个是九尾,一个只是普通的狐狸。

所以,坚持留梅长苏下来吃饭也就不奇怪了。

什么?你问怎么精怪要吃饭?当然要了!民以食为天嘛!

所以锲而不舍的蔺晨公子修补完自己碎了一地的自尊心后回过头来找萧景琰,然后遇见了梅长苏,也就是自然而然的事了。

“景琰——欸?长苏你也在?原来你们俩已经……卧槽你干什么!!!”

啊!梅长苏眼神犀利起来了!天呐!他垂死病中惊坐起给了蔺晨一个大大的拥抱!!

把蔺晨一撞……啊不,一抱抱到外面去了。


所以事实证明,妖的潜能是无限大。



18.

“我还没跟景琰说明我的身份,你不要乱说话。”

“哦,那我要封口费。”

“滚犊子。”

“景——”

“好好好好好好你先给老子闭嘴!!”


看着蔺晨和梅长苏俩人勾肩搭背言笑晏晏地从外头回来,萧景琰纳闷,之前梅长苏还跟自己数落蔺晨来着,原来感情这么好啊。

他皱了下眉,不知道为何有点心情有些郁郁。



19.

“我是直的。”

“可以掰弯嘛!”

“种族不同怎么谈恋爱?”

“哪里不同了?你是精怪,我也是精怪,简直天造地设!”

啊,怎么办,好有道理,无法反驳。

耿直的萧景琰又一次要被说服了。



20.

今天天气大好。

萧景琰接见了一个客人。

“水牛!蔺晨哥哥!出事!过来!”飞流看起来很着急,传完话拉了一下萧景琰,就自己往前跑了。

萧景琰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了上去。



21.

萧景琰踏进苏府,看见一脸苦大仇深的蔺晨。

怎么回事,看起来好痛的样子。

梅长苏叹了口气:“跟一只凤凰打架,打成这样了。”还非得跑我这来。

“您贵庚?”还打架。

“他拦着我。”蔺晨委屈,蔺晨难过,蔺晨心里苦。

“拦你干嘛?”

“拦我见你。”

“为什么?”萧景琰皱眉了。

“我要脱单了,他们嫉妒。”

梅长苏冷笑一声,吹吧你就。

萧景琰不说话了,蔺晨也不说话了,于是只有梅长苏说了:“景琰,你把他领回去吧。”不然他就要在我这蹭吃蹭喝了。

什么叫损友,这就是。蔺晨哼哼唧唧。

“不要。”

“可你都来了。”

“那我现在就走。”说着真的转了头。

“痛痛痛——”蔺晨很适时地发了声。

萧景琰停住了,内心挣扎了下,又继续走。

“景琰,我疼。”蔺晨又说话了,又委屈又难过。

虽然不想承认,可萧景琰心软了。



22.

萧景琰叹口气,回过头来到他跟前:“哪里疼?”

蔺晨伸出左手,包裹了厚厚一层纱。

梅长苏又冷笑一声,一只四千岁的小凤凰能伤你到什么地步。

啧啧,人,呸,妖不要脸——嗯,下一句话怎么说来着?

“这我可帮不了你。”萧景琰挑挑眉。

“别啊别啊我心还疼,你帮我揉揉。”

萧景琰犹豫了下,作势就要伸出手去,梅长苏捂脸,非礼勿视非礼勿视,你俩好好处,本单身狗,咳,狐,就先走一步。

听着梅长苏离开的响动,萧景琰才回过神,想把手收回去,就被蔺晨另一只完好的手一把抓住,放在自己心口上。

心脏在手下鼓动着,一下一下,扑通扑通。


你看,精怪也是有心的啊。



23.

“我还是疼。”蔺晨说。

“哦。”疼死你吧就。

“要不你给我个拥抱吧。”

拥抱没有,收了记眼刀。

“我嘴也疼。”蔺晨不气馁。

萧景琰不说话,没理他。

蔺晨也没介意,刚想说什么,萧景琰先开了口,淡淡的,像谈论今天天气:“飞流说你出事了的时候,我还以为你要死了。”

他半垂着头,看不见表情,只看见睫毛在微微翕动。

叫蔺晨看红了眼。

他握了握拳头,掐得手心生疼,终究是没忍住。

蔺晨拉过萧景琰,自己亲了上去。

萧景琰没有推开他。

唇齿相偎,抵死缠绵。也不知过了多久才分开。

蔺晨笑了,他说:“我在这儿呢。”



24.

“你家缺个打杂的吗?”

“不缺。”坚定。

“缺个医生吗?天下第一的蒙古大夫?”

“不缺。”依旧坚定。

“缺个暖床的吗?”

“滚。”继续坚定。

“缺个厨师吗?会做榛子酥那种。”

“……”

萧景琰动摇了。


于是蔺晨被萧景琰领回去了。



25.

“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找你处对象?”

“不知道。”

“想听吗?”

“不想。”

今天的蔺晨依旧没有面子可言。



26.

“我实话告诉你吧,其实我们上辈子是情人。你忘了,可我一直没忘,好不容易才找着你。”

“……真的?”萧景琰放下书,半信半疑。

“嗯。”蔺晨重重点了点头。

萧景琰看起来快要相信了,他眉眼动了动。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真信啊哎哟我们这些精怪哪来的上辈子嘛哈哈哈哈哈。”蔺晨一脸关爱傻狍子的表情。

“哎呀其实我就是想睡你啦。”


于是蔺晨被萧景琰踹下了床。

你问为什么在床上?只是在床上聊天而已,啥也没干,真的,看蔺晨真诚的眼睛。



27.

“我要出书!名字我都想好了,叫《论如何直掰弯》。”

梅长苏凑过去看蔺晨所谓的书。

上面龙飞凤舞三个大字——

榛子酥



28.

“所以,”蔺晨一手撑在桌上托着脸,一边看萧景琰吃他做的榛子酥,“我们这是算在一起了吧?”

“唔?嗯。”萧景琰吃得腮帮都鼓起来了。

“那这篇文就完啦?”

“完了啊。”萧景琰吞咽一下,终于得以开口说话。

“前传呢?”

“或许有吧。”

“后续呢?”

“或许有吧。”

“为什么是或许啊!”

“因为,”萧景琰眨眨眼,一副见惯不怪的表情,“作者懒啊。”



-END- ...?


最后一章就是我要说的话´_>`


评论(6)
热度(90)
  1. 狐狐Anthea的宽粉喵Vinoro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玫瑰

© Vino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