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个乐

致《陈大方与蔺春风二三事》

不怎么会写文评,只是再次拜读陈大方与蔺春风的故事,心有所感,不吐不快。

也算是写的第一篇长文评了。

说来也奇,今天回家不经意间就看到了自家对联,新年过去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注意内容。

上联书道:“花开满院春风至。”

竟也体会到哭也不得笑也不得的感觉。





坦白来讲,陈大方与蔺春风二三事这一系列是我最喜欢的蔺靖文。爱文风,爱文笔,也爱情节。

当初看时只将系列中的每篇作为独立篇章来看,如今重新拜读才觉豁然开朗。只有这般想法:

妙啊。

灵气当真是跃然纸上。

在此还要感谢十二万太太,在这样些文字里真就如沐春风,被带着走了一遭快意的江湖人世。


在此前之于我,萧景琰这个角色都是一个平面化的形象。而在这里他变成了蔺春风,他变得具象而饱满。

陈大方也如是。

我很爱十二万太太赋予他们另一个姓名,另一种身份。

顺道一提我独爱春风,春本就是个情意绵绵的词,就像春天就在燕七的眼睛里,美得心醉。而这个情意更是被陈大方展现出来了,让人看得忍俊不禁。

于是唯独在这文里,他们是独特的。

纵观全文,矛盾一直无处不在,当时只觉雾里看花,知道作者有此深意,却不解何意。如今最后一环接上,才发现作者铺垫做得是十足十,后文的果都有前文的因一一对应,前后相通,顺理成章,就是本该如此。

甚至觉得蔺靖的故事,大概真就是这般了吧。


其实我也算是个钟情悲剧的人,认为悲剧自有它所有的美,也有它存在的可能。但说到底,真正能打动我的不多。

粗读一遍《尾巴记》,还觉得与之前看得那些文别无二致。然而再将整个系列通读,几丝怅然似乎是见缝插针,一点点透进你心里去。

于是看见兔子灯烧着了整个边城,烧出一片连绵的桃花,看那疯子说,我的春风到啦。

于是听那清亮的哨声响彻边城,响了一夜,却无人回应。

于是不知不觉间,被它,它们,美得忘了呼吸,美得怅然若失。



不知该如何评价文中的大方与春风,似乎大方只能用大方形容,春风也只能用春风比拟,至多加上一句,大方的春风,春风的大方。

个人认为文中不存在谁错付了谁的,就如《桃花记》里所说,我喜欢你,和你喜欢我,都是真的。

想到以前在微博上看见的形容EC的一句话,在此借用一下:

“正常人的感情是100块钱,老万的感情总共就1块钱,他把这1块钱全部给了教授还再给了1块,对他来说已经太多到极限了,可是我们不得不承认,两块钱真的太少了。”

对于萧景琰来说,他背负着天下,在原作中本就隐忍了十几年,最后负着兄长的,朋友的宿命一步步向前走去。

真正的真龙天子,真正的孤家寡人。

即便有情有爱,他也不能全心付出,江山在他心里占了太多太多,不会也不可能将它舍弃。他给予蔺晨的已是他能给的最多,虽然不少,比起蔺晨来却又不多。

但那是他能给的全部了。

而蔺晨看似给了几乎全部,看似无私,却是有私。

他是个潇洒的人,却又不是真正潇洒的人。在文里没有谁是真正潇洒通透的。

谁又不是从各自那里获得一种救赎呢?他们在一起,又的确是快乐的。

萧景琰和蔺晨都是相当固执的人,他们从来就不可能只将自己困在情意之中。

或许蔺晨比萧景琰更抛得开身外之物,但他们之间的矛盾必然不可能让他做全数的让步成全萧景琰。总的来说,矛盾是不可避免的。

我不愿去谈他们的理念,有太太分析得更到位。在我看来,各有各的道理。

萧景琰有江山,蔺晨有江湖,萧景琰有他的偏执,蔺晨有他的原则。

在春风面前,他是大方。在大方面前,他是春风。可他们不能永远只做大方与春风。

其实细想下他们有很多HE的选择,他们可以为对方迁就一退再退,但那样萧景琰就不是萧景琰,蔺晨也不是蔺晨了。

我想他们该是对此心知肚明的,只是知道结果,还是愿彼此之间能够再久些,再久些,偷得浮生半日闲。

只是最终还是避不过。

于是萧景琰建了个类似琅琊阁的情报组织,于是蔺晨一把火烧了琅琊阁。

于是蔺晨在边城守着三年之约,于是萧景琰终究没有赴约。

这是他们的选择,也是他们的固执。

或许重来一次,当如此的还是如此。


春风有意,深宫难锁。

春风无意呢?那便是不度玉门关了。


不敢想蔺晨是如何在小酒馆等未曾到过的三年之约,也不敢想萧景琰吹着一整夜的鸽哨是否想起了陈大方与蔺春风快意江湖的日子。

春风来啦,桃花却只在梦里盛开了。

花开满院春风至,那大方呢?大方却不见啦。

故事的最后却是开头的景,所谓物是人非也不过如此。


其实再看,在梦中陈大方依旧和蔺春风并肩一起逍遥,大方与春风的故事或许没完,他们走进一个个梦中,醉梦江湖。

这一切,不过是世间一位帝王和一个江湖客走失,不复相见罢了。

一切依旧如常。

如此一想,却也道是好结局了。

评论(3)
热度(40)
  1. yijiangchunshuixiangdongliu1Vinoro 转载了此文字

© Vino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