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个乐

【谭赵】末日(NC-17)

既然都是成年人了那就放飞一下自我……

Just PWP

太太太喜欢小赵医生了啊啊啊【除了阿诚哥最喜欢!【wait 这么有趣的人真是难以描写_(:于是想写好久了一直磨到现在才动手

然而还是写不好

Anyway,回南天真是,太烦人了´_>`

===================================

赵启平匆匆走在街上,大雨如注,车水马龙碌碌而过,碾起的水飞溅到他的裤脚上,他皱了皱眉,接着又若无其事地往前走去。风很大,他得把了十足的劲才能控制伞不翻飞出去。

鞋湿透了的感觉很不好受,湿漉漉的水汽如跗骨之蛆,斥满了每个毛孔,叫你沉甸甸到似要坠进水中的世界去,再也浮不上来。

这就是三月。赵启平叹了口气。

平心而论,往常他还是蛮喜欢这般天气的,前提是这时他能窝在被窝里看一整天的书,绝不包括只靠一把伞穿梭在雨中。

如今他只想快点回到租住的公寓,好好冲个澡。

只是有一句古话叫什么,天不如人愿。

还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祸不单行。

车喇叭响起的时候赵启平的左眼狠狠跳了一下,他认真想了想,最近好像没有用眼过度,也不至于害了病。

车喇叭再次叭啦地响了几声,下一秒他就明白到底怎么回事了。

“一蓑烟雨任平生,赵医生真是好雅兴。”男人的声音低沉,却穿透了雨幕有力地传了过来。

“不要嘲讽那些比自己更勇敢热情的人们,谭老板没听说么?”想也没想,赵启平回嘴。

好嘛,要反了要反了。

“你去哪儿?上来吧。”谭宗明笑笑,说出的是陈述,而非邀请。

今天谭宗明倒是没开他那辆红色法拉利,只是也低调不到哪里去,车后的喇叭声已经连成了片,也引来了稀稀拉拉几簇目光。

秉着为人民服务为城市交通作贡献争当社会主义好公民的原则,赵启平最终还是收了伞跃上车,嘴上却仍啧啧叹道:“前门拒虎,后门进狼。今天出门没看黄历,失策失策。”

“前女友?”谭宗明没有在意赵启平的揶揄,随口一问。他听安迪讲过,赵启平有个不得了的前女友,厉害得很。

可不是么,赵启平这个人就多了不得。

“嗯。”赵启平倒也不否认。

今天下午他休假,也不知道曲绡筱从哪得来的消息,硬是过来截住了他。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人不能老是沉湎于过去,那样太没意思。他拐着弯把拒绝的话说出口了,结果下了车才发现停在了不尴不尬的半途中,离公寓不近,离医院又太远。赵医生仰望苍天,在试了几次依旧拦不到出租车的情况下,决心走路回家。

然后上天赐给了他一场大雨,呵呵。

随后又赐给了他谭宗明,呵呵呵。

上帝佛祖安拉。

见赵启平没打算说下去,谭宗明也就继续沉默着把车开了出去。

倒是赵启平先开了口:“谭总这又是打算干什么?”

谭宗明好似心无旁骛地开着车,嘴角勾起,看起来有几分愉悦:“看不出来?我在追你啊。”

“我以为我们已经结束了这个阶段了。”赵启平说。谭宗明没忍住回头看了一下,看见他的眼睛眨了眨。

哎,就是好看。这回谭宗明心里是切实的愉快了。

一个人怎么能特别成这样,就算人在身边总觉得不过一眨眼就能从你眼皮底下逃掉,套不着拴不住,自己还得吃亏。

不,也不能说逃,那样就不是赵启平了。赵启平是什么?赵启平就是他好端端闲庭信步在那里,你又能拿他怎么办呢?就等着凉拌吧。

不过上过几次床,他要跑,多容易啊。有时候谭宗明很想用力揉他进自己的骨血里去,拴得再也跑不出来。可他不能,他做不到,他知道的。

以前安迪笑他占有欲恐怖得变态,变态得恐怖,他还可以一笑置之,现在却也皱眉了,什么时候自己也这样了?

可他也告诉自己不要多想,大概是赵启平太过于特别了。他对享受情有独钟,赵启平也一样,有些事情深究起来,就不太有意思了。

于是他又开口问了:“去哪?”

这次是不一样的意味了,他知道,赵启平也知道。与聪明人打交道大多时候是令人舒心的,彼此心知肚明,看破不说破。

“去我家吧。”他听见赵启平说。



门“砰”地一声关上的时候,赵启平过来勾了下谭宗明的脖子,在他嘴唇印上一个吻,于是谭宗明便负责将这个吻加深。两个人吻得意乱情迷,纠缠着跌跌撞撞往屋里去,正待更进一步,赵启平一把推了过去,将毫无防备的谭宗明推个正着,自己闪身进浴室去,末了笑嘻嘻道:“我先洗个澡,淋了雨太难受了。”

独留谭宗明面对关门的“咔哒”声发愣。

绝对是故意的。他咬牙切齿地想。

等赵启平从浴室出来的时候,谭宗明正边摆弄着手里的东西边往窗外看。

这还是他第一次来到这里。赵启平的公寓不大,意外的却有一扇大的落地窗占了半边墙。往外能看见江,视野也广。只是如今大雨倾盆,外面天色昏黑,窗又覆上一层薄薄的雾气,什么也看不清。

察觉到身后的人靠近,谭宗明想也没想转身把手里的东西给人戴上,结果自己先愣了。

赵启平全身一丝不挂,头发还有些湿湿的,全身上下只戴着自己刚刚拿过的黑框眼镜,欲盖弥彰,看起来像个学生一样,反倒色情得要命。

妈的,看硬了。




(以防万一)





谭宗明醒来的时候天还没暗下去,小赵医生就睡在他身侧,安安静静的,露出个毛茸茸的头,乖得跟平日里的样子大相径庭。

他们在那之后可能再做了一次,或者是两次,记不清了,干柴烈火,大雨天都能一撞就燃,谁还管这些。

他披好衣服跑到阳台——这么小的公寓里还有一个更小的阳台,谁知道设计师到底怎么想的——上去,点了烟抽。

外面的天色居然比中午时还要亮了些,吓人的雨势已经止住了,现在留了层厚厚的雾墙盖在江岸,直扑向堤岸上的建筑,就好像是在云端筑成了一座城一样。

最近天气反复无常,就好像真的是末日要来了一样。

他突然想到之前自己说的玩笑话,无可避免的念头萦绕心头。

这时,脚步声从身后响起,赵启平披了衣服走了过来,神情恹恹,显然还是没休息够。

他什么也没说,拿过谭宗明嘴里的烟,就着眯眼吸了起来。

烟雾缭绕在他颀长的手指上,接着又勾勒出轮廓分明的脸,神情黯黯,在烟雾中明明灭灭。

那个念头更加强烈了。

七零八落的东西在谭宗明脑里闪过,可他真正想着,他摆脱不掉的,让他觉得荒唐的,却那么一个。

或许和赵启平纠缠在一起迎接世界末日也不错。

要命,大事不妙啊。

-END-


评论(8)
热度(189)

© Vino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