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个乐

【SPN】【Megstiel】Clarence and Unicorn

看了817为梅姐感到难过...

暗搓搓来一发megstiel_(:з」∠)_

=========================


Meg活了很久了,久到她都不记得她作为人的时候是怎样,不记得什么时候开始成为恶魔,不记得什么时候开始去折磨那些受难的灵魂。

所以她以为自己早已忘了那些狗屁的人类软弱的感情。

I'm Meg.I'm a demon.

她是一个恶魔。

但是她内心该死的还是有了一丝名为感情的东西。

她知道自己快死了。都说人类临死前会有走马观花看到一些过去的事情,她以为自己已经干净利落地死去,什么都看不到,更何况她有那么长那么长长到大多数都被她遗忘的过去呢,更何况她不是人类呢。

可是她还是看到了。

没有什么太冗长的东西,只有她的unicorn。

Meg简直要为自己的愚蠢笑了起来,原来这就是她最放不下的事。


她第一次见到他,她叫他Clarence。在她看来这些在天上飞来飞去的小翅膀们都没什么差别,一群没有感情的上帝的战士,无趣的家伙。相比起来,自己身为恶魔这种随心所欲享乐至上的生物应该感到高兴。

然后她被他用水管毫不怜惜地撞进了他的怀中。她第一次与天使距离如此之近,近到都能感受到他的呼吸。之前她见到天使都是逃跑的份,可是这次她并不怕,被剥夺力量的天使对她来说和人类没什么差别。

下一秒她就被他扔到了圣火里,火苗舔舐着她,让她不禁痛呼出声,可他却看也不看地从她身旁跨过。

“切,不懂怜香惜玉的家伙。”她在心里狠狠地唾弃了他。


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对他另眼相看,就像她不知道她也能有感情一样。他们在一起经历的不算多,但是就一个正常的恶魔能和天使有的接触来说,他们一起经历的又好像特别多。

在她被Crowley抓住以后,她以为大概再也见不到他。

再见时她浑身是血,意外地看见了那卡其色的风衣。她差点以为是因为自己重伤导致的幻觉。

然后她就想着,自己现在这副样子会不会太难堪了呢?

她向Winchester兄弟全盘托出了Crowley正在寻找天使启示录的事情,他对她说:“我们需要你。”

她看着他,问:“你们谁有地图?”

她可以向他们撒谎,就像对Crowley一样,然后再逃跑。反正她知道,Winchester们都不信任她,更别提长期庇护她,所有事情只能靠自己。

可是她没有,不仅为了短暂的保命。


她觉得她是没办法忘记这天了。

他在为她包扎伤口。

她一边喝着酒,一边笑了起来:“你还真是懂得怎么讨女人的欢心。”

她不期待他的回答,对于这个傻乎乎的小翅膀来说,语言上的挑逗都是无用功。

“你为什么对我那么好,Clarence?”她接着又问了个问题,Meg知道她得不到什么答案,可是她还是想问。

“我不知道,而且我也不知道Clarence是谁。”果然是这种一本正经的回答。

“你知道吗,你还是不说话的时候更帅气些。”她笑笑,继续调侃他。

然后他抬起了头,她就这样撞进了他湛蓝的眼睛里。

就像天空的颜色,那么纯净那么美好,她却永远碰不到。

她又笑了起来,偏了偏头。

“所以,你现在是哪个Cass,原装正版那个还是疯了的那个?”

他皱着眉头:“我就是我。”

看起来他已经恢复正常了,可她竟然有点怀念起了那时错乱的他。

那时他们整日整夜待在一起,她听着他的胡言乱语,不时吐槽他几句。

那时他会温柔地问:“Meg你受伤了吗?”虽然她实在受不了他这样的关心回了句“shut up”。

那时他会说“leave her be”,或许他是唯一会挺她的天使了。

他说他记得所有的事情,她挑着眉反问了一句,看着他窘迫地想着措辞。

然后他说他记得pizza man,还说是很美好的回忆。

他看着她,她也看着他。她开心地笑着,咧开嘴不管嘴角的痂。

那个吻真的是很美好,于她这个恶魔来说,美好都是不配拥有的,可她还是拥有了。

她发现自己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更喜欢笑了点,不是那种狞笑冷笑,而是真心的想要笑。大概是当时,心被眼前这个天使净化了的缘故吧。

她问他:“你怀念天启时代吗?”

他说:“为什么要怀念已经过去了的时代。”

“我更喜欢简单的生活,现在一切都乱套了。我居然算是好人,这挺让人不爽的。而你变坏了,说实话......这还挺性感的。”这真的乱套了,她虽然不想承认,可是她开始想变好了。即使无论如何她都无法上天堂,与天使并肩。

“如果我们活下来了......”如果。

“我想要一些pizza,挪动一下家具。”如果。

“......明白吗?”如果真的可以。

“No,I——”他摇了摇头,皱着眉似乎在理解是什么意思,然后看着她,她加深笑意挑了下眉。

“Yes,I——”她等着他说完。

然后这对话被打断了。

最后一句没有说出口的话。算了,她想,反正这对话也注定没有任何结果。


她听完Sam遇见了他的unicorn——这种稀有而圣洁的生物——并相爱的故事,她对Sam说整个故事她笑过哭过也恶心过。

“而且说实话,我大概懂了。”她看着Sam,眼睛里隐隐约约泛着泪光。她是不是该感谢Sam即使他如此不信任她还是把这个故事告诉了她。

“Really?”Sam用不信任的眼神看着她,她深吸了一口气,偏了偏头,不知道怎么回答。

就在这时追兵来了。

“走吧,去救你的哥哥......还有my unicorn。”她转头向Sam说,在说最后一句时嘴角还噙着笑。

她知道自己这次大概真的要死了,无论对于哪边,她都没有太大价值了。何况这次自己独自面对的还是恨她入骨的Crowley。

We survive this...

她感觉到自己的血在自己脸上缓缓流淌。

I'm gonna order some pizza

她被Crowley打趴在地下。

and we're gonna move some furniture around

她笑着对Crowley说:“No cass in the back seat.”然后用尽全力刺向了Crowley。这次没人为她挺身而出了。

You understand?

她感觉到恶魔之刃刺向自己的刺痛感,她备受折磨得麻木,已经很久没有觉得那么痛了。


如果以后你还会记起我哪怕一点,就点份pizza吧。

永别,Clarence,my unicorn。

永别,Castiel......


评论(3)
热度(29)

© Vinoro | Powered by LOFTER